今天是个平凡的日子,新的一年的第11天,依旧是下雨阴冷的天气,和其他天对比,并没有什么特别。
晚上回到家,坐了会我就出门开始散步,沿着平时去的公园逛。一般晚上的景色都是不错的,没有下雨,路上有些湿滑。这时候,我的思绪开始飘飞,开始思考哲学的基本问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去哪儿?问了自己半天,啥也不知道。
记得以前看过三毛写的《雨季不再来》,其中一篇文章是惑,三毛在有了小时候的珍妮的模糊的回忆后,听表哥说珍妮的画像要重演的消息和随口哼出的调调中迷失了,之后仿佛和安妮合为一体,每天安妮都会来找她。三毛就病了,一直也就念叨着珍妮来找她。看完这篇文章,我也感到困惑,这大概和三毛的感觉一样,模糊的记忆不时出现在脑袋里,时不时来抽打一下。还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在10岁以前我生了一场大病,那时候去了大姑家,于是就在那边医院治疗,记得打了几天的点滴,人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睡的也不安稳,梦中是大块的展不开的墙壁般雪白的云,占据了天空的所有地方。抬眼望去,根本无边无际,也拨不开,看不到头。这样持续了几天吧,醒来时我躺在医院的过道椅子上,很虚弱,没有力气。病好后,我们就回家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年总会做同样的梦,很困惑,仿佛一个梦魇,逃不掉,索幸就是梦中,并没有影响到我其他方面。
思绪飘了回来,我开始思考最近的不思上进和家中每个人以及其他一些人。也快过年了,有些事总会有了断。本想着回家混了几个月,情况好转就回大城市,如今看来没那么容易吧!屡屡想着我这一生到底什么对我是重要的,什么是我所喜欢的,什么我所追求的,世俗的成功我该去追求吗?我应该呆在家里吗?我的理想是什么?结婚?到年龄该做的事情?房子?我该。。。。。
问题都没有答案,在没有成年以前,我一度以为成年以后,事情会变得很通透,人都是按照既定的路子走,虽然不容易,起码可以明白很多道理,开始独自承担和成长,不会再迷茫,会有很多钱,很多朋友,特别是有很多的自由。现在好像完全不是,成长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我仍然想要知道自己追寻什么,有本书是说遇见未知的自己,是个台湾作家写的。也许我正在遇见未知的自己,探索自己的内心,然而并没有答案。
有时候在想换个城市生活,重新找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换个环境,是不是就更好呢,逃离这阴冷的天气,逃离人和事,逃离这儿的一切。现实告诉我不可以,不可以。记得以前写作文,虽然写的义愤填膺,或者牢骚满腹,或者慷慨激昂,但是结尾一定会是很乐观很积极向上的结尾,因为我怕老师批评我,说我是反社会分子。就连以前写日记,我也是挑积极的话说,最后一般加油或者很开心的话,因为我怕我妈不小心看见我的日记,写的一堆消极的话会发现我内心的秘密,找我聊。回想过去总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连说话都是小小声,毫无自信可言。现在想来真是发笑,我到底在怕什么呢?说了又有啥呢,可能是从小就怕长辈批评或者骂吧!不说其他人的过错,就论自己,其实是个软弱喜欢哭鼻子,遇事喜欢回避,不喜欢与人分辩,害怕与人吵架,不自信,不相信自己的人吧!
晚上妈妈说起她觉得一个不错的工作机会,我没有回应,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就像我不想聊的话题,妈妈总是找理由找机会一直问我的意思,我真的很烦,还说我隐瞒,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也许这样若干次以后,我会变得不想开口吧!想想很多事忍忍就过去了,就过去了吧!
随后妈妈开始翻起原来我错过的工作机会,现在工作的不好,说着说着就说起我要是个男孩子就怎么样怎么样,我早已不想分辩,随它吧,我不想吵架,反正妈妈就想发牢骚吧(平均一星期几次,总是要这样,就当我上辈子欠的吧),其实内心很不喜欢他们说我要是个男孩子如何如何,就是家里顶梁柱;要是男孩子的话,家里就省了几十万;要是男孩子的话,就不用我们操心;要是男孩子的话,,,,真的无语!在以前,我知道爸妈是不会重男轻女的,只是对弟弟有些偏心,我也长大了,不该去计较这么多。晚上还和弟弟几乎是打架的,随后就反省了自己。以后随便爸妈如何偏袒或者维护弟弟吧。妈妈说我和妹妹反正是讨厌弟弟的,其实说的没错,是真的讨厌。以前不记得是外婆还是一个姨姨说起外公的去世,居然说要是舅妈生个男孩子,外公也不会去世。(舅妈家俩女儿,外公是胃癌去世)当然没说这么直接,但是一听就是这个意思。我听到的时候在想世上居然有这种人,还能有这样的想法的,无语了。思绪开始飘飞。。。。
仿佛我的心里也在呼喊:“告诉我,告诉我,我不是珍妮,我不是珍妮……我不是她……真的,真的……”
后续:今天是负能量满满的一篇,我也不管了,有些话总是要说出来的,不想憋在心里。在过往的经验中,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写出来,不开心也会减少80%,真是有魔力啊!magic,写了真的心里好很多唉,就是和自己的内心对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