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发生在不同国家、隔了八十多年的相似的故事。
一个发生在2016年六一儿童节前的南京:有个小偷被讴歌了,缘于抓捕她的民警一条朋友圈:

而后各网站纷纷煽情“史上最感人的小偷———她偷了个鸡腿给生病的女儿”,“史上最伟大的母爱……”
部分报道和评论看得我直尴尬:这位妈妈可怜吗?可怜!母爱伟大吗?伟大!但是再可怜再伟大,偷窃依然是应该被评价为错误的行为。这种行为我们可以理解可以宽宥,但是不能因此认为盗窃无错甚至讴歌盗窃。
就像一个小孩儿杀了人,法院首先也会认定他成立故意杀人罪,(注意是判决有罪!)只是因为他有不足14周岁的免责事由,宽宥他不用承担刑事责任,这和认为他“只是个孩子所以杀人无罪”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质!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1935年的纽约:一个贫穷的老妇人为了饥饿的孙子去偷面包,法官要判决她10美元的罚金或者10天拘役,旁听的市长带头拿出十美元并向其他旁听者每人募捐50美分:“用以惩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让祖母盗窃养育孙儿的城市”。
对规则和法律尊重且不失温情,好过乌合之众躲在键盘下骂法官:为什么不判她无罪,你没看到她多可怜吗?去骂异见者:你们有没有同情心,同样的情形如果是你你能保证不去偷吗?
“道德本来是个好东西——如果它只呆在它该呆的地方,维系人们的行为和社会运转。遗憾的是,道德的缰绳掌握在众人之手,很多时候会信马由缰,跑到其他领域搅动一池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