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公公婆婆再一次招呼都没打就跑过来了,赶紧招呼着,并偷偷把家清理一下。
第二天婆婆一大早起来给家里大扫除,看着挺过意不去的,只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下午大排畸检查,妈妈特地过来和老公一起陪我去检查,预约时间较晚,医生快下班才到我,一次没检查完让后天周天过去。晚上吃饭公公问我明年打算,没听懂什么意思,老公表态我们自己带孩子,婆婆低头吃饭,公公盯着我,瞬间明白什么意思。赶紧表态我们自己可以带,妈不上班也可惜。公公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心里打翻了什么只能努力微笑掩饰,婆家包括老公婚前婚后都一直在父母面前主动表态要照顾孙子,为此还推掉了晋升机会,我挺感动的,正好也一直计划孕后上班,这个明确说过他们都知道,最后商量好似的来这一出。不愿带可以明说,但这么在父母面前一套,背后又逼着我说不带。。。
第二天是约好一起去娘家吃饭的日子,公公一直问我能不去吗,喝不了酒云云。我很尴尬,你儿子答应的饭局让我去跟娘家拒绝。后来还是偷偷打电话给爸确认了没有请其他人,少劝酒。路上公公又开始问我城市空气是不是不好物价太贵喝不了酒云云,到最后我连附和力气都没有,胃一阵疼,老公看我一直不说话这才打断公公。到娘家后不久就开始胃翻滚,偷偷去楼上吐了几次。饭间妈妈一直和婆家说着以后怎么带孩子的话题,她还不知道婆家不带,我在一边给公公挡酒。勉强吃完饭后又去楼上吐了,这次还吐出不少血,心很慌有点崩溃,想想没告诉任何人,也不想说,爸妈会担心我,婆家我已经不确定了,明天就要去医院再检查吧。努力应酬了会儿就去闺房躺着。起床下楼时公婆不舒服已经提前回去了,老公也和哥哥出门了。妈妈知道我吐了赶紧给我下碗面吃,再次聊天聊到以后和婆婆一起带孩子的问题,没忍住委屈告诉了妈妈婆婆不带孩子。看妈妈那么气愤又后悔般补救晚上吃饭别在老公面前提这事,我已经很难做了。晚上吃饭老公聊到过年爸爸说建议以后过年一家呆一年,老公明确回绝了,说家里(指他老家)过年热闹云云,我把话题叉开了。妈妈后来没忍住试探说带孩子太辛苦婆婆还是要帮忙的,我和爸赶紧打断妈妈的话。老公尴尬笑笑在我旁边嘀咕我们自己带更好某某(指我)不上班就行,爸妈没听到嘀咕,只是我心更疼了。我一直和他说我孕后要上班,不知道怎么今天一直玩这种我已默认的戏码。
我都不知道我后来是如何大笑的和老公开玩笑,如何给老公烘衣服,如何听老公情话我们路自己走父母只会帮倒忙(他以前一直让我回他老家安胎我没同意),如何安慰他我们转换身份都是第一次。终于可以睡觉了,我也可以卸下好久没戴的面具了,不用把自己困在好妻子的角色里。
晚上勉强睡了2个多小时就醒了再也睡不着。如何告诉自己没关系的都安慰不了自己深感被欺骗的心。直到感觉宝宝在肚子里折腾才好些。只祈求熬夜不要影响白天的检查,宝宝一切健康。生活还是要过,未来还要重新规划,没那么多时间给自己自怨自艾。为母则刚,做为母亲和孩子的身份我们都是第一次,且行且学习,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