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鹿有话说
宝宝们:
最近朕推出了Elle Diable珠宝品牌,目标是打造中国第一个真正的轻奢珠宝品牌,还要打开海外市场,跟欧洲贸易商合作。
说到欧洲贸易商,让我想到了玄奘西游,明年年初,Elle Diable将在2月份召开品牌发布会,鹿鹿会创造一个正能量的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ED品牌文化精神,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珠宝火热预售中,详情猛戳:从小助理逆袭成为珠宝总裁,是一种什么体验?)
接下来,话筒交给来稿的鹿粉宝宝@梅子,强势围观她创业路上的辛酸史。。。
被生活逼上梁山,竟一年赚了20万
by 鹿粉 @梅子
看到鹿鹿公布接稿邮箱时,我就有了想和大家分享自己开店经过的想法。但是,我乃一介懒人,不做店里广告图,是万万不想打开电脑的,就这么懒到了现在。
2013年下半年,我在公司上班就坐不住了。不是我有一颗蠢蠢欲动想创业的心,而是做为一个小旅行社里的内勤,我的任务量比业务定的还要高。
业务除了正常业务外定任务2000,我做为一个跑跑公商税务送送资料,给办公室那些创收入的同事们办办各种杂事的内勤,老板定了10000毛利的任务量。
年中定任务,时不时被“关心”完成了多少任务,我能对老板说——完成了个毛线!
旅游这种事情,谁不得有钱有闲才能出门!我家没有七大姑,八大姨姥姥加我老娘也才只生了仨,我也没那么些三朋四友可以随时扔下工作来场说走就走的游行,就这么着快到年底了我的任务量依然空白。
最终让我想走的原因是:这个任务年底完成不了年终奖也就泡汤了,每个月还被压着两三百的工资等着年终奖一起下来。
总之,这两笔钱已经是和我无缘了。思前想后我决定先开始整理自己手头的工作,以备提出辞职申请后快速交接工作。
这个时候,二货老板忽然有了新想法,对我有了新安排,要成立一个销售POS机的公司(别看叫公司,其实计划安排也就两三个人,还得是这边公司临时抽调过去)。
他觉得我在公司上班跑工商税务文具店和在那边去跑没区别,所以找我进办公室告诉我过去那边上班。
我一想:不行啊,这边一堆工作刚整理完,去那边上不了多久我要辞职两头交接得多久啊。
我说:“去不了啊,因为我想辞职了,只是还没来及得交辞职报告。”他愣了一下,自认为我是不想去拿辞职来要挟,想将我一军“好啊,你辞职报告拿来我批。”
之所以在交辞职报告这件事上犹豫很久,除了工作繁杂一时半会无法交接清楚,还因为每次有人辞职这货不开心都会作天作地折腾一番。
所以对于和他提辞职我是想自己准备好后找个时机速战速决,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忽然。
他愣了一下问我交接需要多长时间,我说快了三四天,慢的话最多一周,话已至此,他签字我走人的过程很快就完成了。
辞职后自然是要找新工作啊,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工作什么时候这么难找了啊。
好待遇的上班太远,坐第一班车也没办法按时上班,离家近的待遇不行(那时候怎么就缺心眼的没想过在应聘到待遇好的公司附近租房住啊),蹉跎了大半年后到了2014年的夏天,忽然就决定狠狠心自己开店算了!!!
之所以下了这个狠心,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性格过硬不够圆滑,不是做生意的料,但是到了工作无望也快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只剩下逼自己一把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原因:辞职找不到工作,我妈对我这个死活不嫁人的各种抱怨不满,虽然房子是在我名下(家里拆迁分了两套房,父亲在世时就说给弟弟成家一套,住这套给我,老人在这个房子养老),我能争房产权,不能和老娘争居住权吧。
所以当时就想,靠挣工资这辈子我是买不起房了,做个生意做倒了大不了勒紧裤腰带还几年债,做好了没准我也能贷款买个房,娘俩分开住省得两看生厌。
当然,这个梦想依然只是梦,干了这几年我也只是把老娘和自己还有这个家养活,至于买房,依然木有钱啊。。。
2014年10月29日,我接手了超市里刚开张了几个月的小档口做花溪牛肉米粉。
惨兮兮的坚持了两个月后,我觉得再这么干下去,我就得应验了我妈的唠叨“小区后面加油站近近的几步路就到,你就吃不得苦不愿意去那里上班,看小区里XX小媳妇和XXX小媳妇就比你强,哪像你干什么都没定性干不长”。
12月是我最焦虑的时候,一个季度缴一次租金的时刻又来临了。千辛万苦借来的两万块钱转店后已经所剩无几,即便每天还是有一些微薄收入也经不住店里开支。
做不好花溪粉我能做什么来维持这个店?后来和别人聊天想起那个时候,觉得当时的自己很是缺心眼。有人“财大气粗”的要给我两万什么都不要,只要那块地方,我很是缺心眼的说“给了你,我干嘛去?”每天看着对面卖的红红火火,我愁的恍恍惚惚。
忽然有天灵光一闪,想起之前上班经常吃的那个笋尖米粉很是好吃啊。当初我就打听过,人家不教技术的,上哪里学是个问题。
多年工作习惯就是不懂找度娘,度娘也有不靠谱的时候,笋尖的做法试过都不是吃过的味道,转战了万能的淘宝,笋尖成品是找到了,可是,因为民族原因我用不了。(小助理小声bb:emmm?这还要划地域么?)
就在失望之余,我竟然无意中找到了做笋尖的关键原料,这个时候,隐藏在我身边的神助攻也出现了——我弟。
这家伙有很灵敏的味觉(以前只发现他吃饭嘴叼,不挑事的时候白水泡饭也吃,挑事的时候尝个菜能挑出我一肚子火),那几天他每天午饭跑去市区那家店吃饭尝味道回来让我各种改进,我在家按照他说的差什么补什么,哪里不对改哪里的捣鼓,终于做出了和人家七八成接近的程度。(出其不意的学习技能get√)
开店到现在,我发现笋尖米粉的另一个关键原料卤水的熬制大同小异差异不大,但是,配方及比例却是各有千秋,前前后后我已经买了4个配方去改进,最后这个配方的技术成本最高,但口味也最香浓。
那么,我干了这四五年,到底挣了多少银子呢?
作为一个不会精打细算,不会偷工减料也没有推销手段的小店主,我只能养家糊口没有挣下存款。
开店几年,最“巅峰”的一天只收了一百多块钱,最高峰是去年年初六开门营业1500元/天。当然低谷只那一天,高峰几年也只经历过几次,每一年的营业额都不同,去年上半年每天平均600—800,下半年500—600,今年400—500。
无能的我一碗粉卖10块成本都在70%左右,而有些降低成本的方法我又下不去手做,营业额下降一方面市里我弟尝味道那家上半年来这边开了一家分店,一方面今年的大环境不如往年。
人人都说小吃是暴利,什么月入上万,一年挣个房挣辆车的,我想应该是有,可惜不是我。
第二年,有一天闲来无事,打开记帐APP突发奇想的想看看自己一年多少营业额,看完我很是不淡定,小二十万。
我拉着隔壁老王姐姐说,这数字要是变成现金,我起码大半套房是得有了,但是钱上哪里去了?每天开支少则一两百,多则两三千,就在昨天听群里几个人聊双十二买了什么,我打开自己淘宝,14件快递,只有一件给小外甥买的衣服,其他不是一次性筷子就是一次性杯子。
最后送给各位蠢蠢欲动想吃肉的小伙伴一句话:不要只看到贼吃肉,看不到贼挨打。
多少人来吃饭,看到我一两分钟就做好的时候,都会感叹“真简单”。
但他们不知道我炸花生米时被油蹦到了胳膊上,怕的我不管多热的天买了防油面罩戴着手套袖套翻油锅;
也不会知道我切三个小时笋尖时心里魔鬼在躁动;
更不会关心我白天不见阳光的在地下超市守一天后,晚上少则两三天多则一两天就要站在厨房守着灶台三个多小时做笋尖豇豆;
更没人看到我妈帮我切小葱时被辣的只能戴着口罩和泳镜。
我家的水费天然气费是整个单元最高的,高的还不是一点半点,天然气别人家交的是最低阶梯而我交的是最高阶梯价格;即便开业几年我坚持在家熬牛骨汤每天拿到店里,依然有人质疑我给下了各种添加剂的“毒”,来买杯奶茶看到奶茶粉觉得不安全转身进超市买保质期几个月的各大品牌饮料。
当你步入这个行业,不论你多认真,你得到的质疑要比认可多,很多时候自我安慰——问心无愧就好。
▲ 戳上图直达商城
好啦,今天鹿粉的辛酸创业史看的朕好生心疼。宝宝们是不是也觉得创业看着容易,实际上真的好难。。。
朕也在创业啊!猛戳上图,围观朕为你们打下的珠宝江山。
最后,请你相信一直关注朕,是因为要早日实现“苟富贵,一起睡”的小愿望。
免责声明:本文配图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号:长颈鹿有钱途(ID:luckyko2016),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