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农村没有其他娱乐,看戏算得上是最有乐趣的一件事了。
每年农历三月三,照例是村里请神唱戏的日子。村里对此事极为重视,早早就由村干部或村里有声望的人进行筹划,然后挨家挨户收款,款项收集差不多就去请戏班了。每年请的戏班演出质量如何,自然也就成了今后一年中人们常常议论的话题。
盼望着,期待着,三月三的日子来了。村里犹如过年一般,十里八乡的人聚拢而来,小村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戏通常分为午场和晚场,短时演两三天,长时演五六天。看戏,成了人们必不可少的节目。
戏场里,热闹非凡。台上咿咿呀呀,青衣小旦扮相如何,老生武生,唱功武功如何,自然成了关注焦点。高潮处,鼓点声、唱戏声、喝彩声交织一片,台上台下交相呼应。台下卖花生的、煎油饼的、炸油糕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最高兴的莫过于孩子。一会儿跑到后台,看看正在装扮的演员;一会儿溜进人群,吵吵嚷嚷。总之,哪里热闹,哪里就少不了他们。偶而大人们也大发慈悲,给个小钱,买个油饼解个小馋,那种快乐,至今难忘。
戏虽热闹,终有散场的时候,几天热闹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其实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得意尽欢,失意落寞,沉沉浮浮,终归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