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开始从孩子向成人过渡的标志,是什么?
那就是他开始强烈意识到:有钱,会让人很幸福;没钱,会让人很痛苦。
今天,力哥已实现了屌丝逆袭。
你无法复制我的人生之路,但听一下我的故事,或许会对你今后的人生有所启发。
人生识字忧患始
很多人都有一种感觉,小时候的时间过得很慢,我们总是盼望着暑假,盼望着过年。
随着年龄增长,日子越过越快,好似白驹过隙,不舍昼夜。时光匆匆在指尖划过,了无痕迹。昨天经历的一切欢笑和泪水,还来不及怀念,来不及祭奠,就已埋入黄土,我们不得不收拾心情,鼓足勇气,开始为明天奋斗,为明天忧虑……
对我来说,这一切的一切,肇始于我妈说的一句话。
她说,在我刚上幼儿园时,就会自己拿零钱去烟纸店(小杂货铺)买东西,虽然还不会算数,但脑中已产生了“找零”的概念。而和我一样大的领居家的孩子,很多人都上学了,还不懂怎么买东西。
20多年前,中国压根没有“财商”的概念,我爸妈也没有刻意对我进行财商教育熏陶,可能,只是我这方面开窍比较早吧。
上学之后,我开始有了零花钱,开始真正感觉到钱的重要性。
我的零花钱,主要花在两方面。
一是吃。
记得刚上小学那会儿,一副大饼油条才5毛钱,后来上海街头出现了山东煎饼果子,只不过当时不放煎饼放油条,我们也不管它叫煎饼果子,叫油条包饼,1元一个。
再后来,就眼瞅这货涨到1.2元、1.5元、1.8元、2元、2.5元……现在,基本款最少也要5元,还有商家硬把煎饼果子包装成高大上的时尚点心,动不动就20多元一个,屌丝压根吃不起。
料越来越多,价格也越来越贵的煎饼果子
上面说的上学路上买的早餐,还有放学路上买的点心,主要是生煎,1元钱4个,个头不大,但上面撒满了黑芝麻和小葱,咬下去一包汤水,肉也很劲道,每次吃一两生煎,都让我幸福感爆棚。
而如今,一两小杨生煎,8块钱。
当年我虽然不懂经济学,不理解通货膨胀的本质,但看着食品价格一路上涨,内心开始产生一丝淡淡的忧虑。
零花钱的另一大去处,就是玩具。
放学回家路上,会经过一条弄堂,总有两三个大妈会批发一些玩具摆地摊。
我的零花钱并不多,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只能买4毛一张的粘纸,奥特曼、圣斗士、龙珠、北斗神拳、哆啦A梦……基本都是90前作品。樱木和柯南,那会儿还在井上雄彦和青山冈昌的子宫里。
圣斗士粘纸
后来有个大妈搞“大促”,粘纸1元3张,我兴奋极了,买了好多,结果回家就后悔了,这算是我人生中屈指可数的冲动消费。
但总有一些比较贵的玩具,需要我攒钱才买得起。
所以有时我也会忍一忍,把两周的零花钱集中起来买一个奥特曼玩具,忘了是5元还是10元一个。
那时,我爸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元,这个玩具算是一笔“大额消费”,回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拿出来,怕老爸说我乱花钱……
这就是我最早自发形成的延迟消费和储蓄意识。
但最痛苦的还不在于此。
想让一个8、9岁的孩子不在学校里和其他同学攀比,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有了对比,就会有伤害。
最让我羡慕嫉妒恨的,就是班里总有一些同学,能买得起大部分人买不起的玩具。
比如巨大的变形金刚,我们这些穷逼只能到土豪同学家里才能玩到。
比如彩色硬壳装的奥特曼漫画书,我们这些穷逼,只能下课时,流着哈喇子,问人家土豪同学轮流借来看。
还有我少年时代的一大遗憾,就是没钱买海南社版的《女神的圣斗士》漫画全集,那得大几十元一套。
一次回家路上,有个同学告诉我,看漫画知道,海皇篇之后还有冥王篇,冥王麾下有108冥斗士,冥界的战斗如何如何精彩,但他怕书被我弄坏,一直不肯把书借给我。而当时TV版只制作到海皇篇,冥王篇的故事,就成了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个念想,长久折磨着我的少年时代,直到高三那年,冥王篇TV版制作完成,这个念想才终得解脱。
满满的回忆
当然,在这个小社会中,我不算富,也不是最穷的。
有比我更穷的同学,别说玩具了,就连放学路上的零食都买不起。
有个学习成绩很差的同学,老是流鼻涕,我们喊他鼻涕虫,还有点口吃,总被大家笑话。
回家路上常看到,土豪同学买了一把羊肉串大快朵颐,他就会毫无节操跑上去,一副奴颜媚骨的样子,嬉皮笑脸请求土豪同学施舍一点肉给他吃:“我……我只要吃……吃……吃一口……一……一口就够了。”
一边说,一边口吃,一边流哈喇子。
后来知道,他爸去世了,妈妈跟人跑了,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只能靠微薄的退休工资拉扯他。
说起羊肉串,那会儿的羊肉串还是铁丝串的,我们都觉得这铁丝是从自行车轮胎上偷的,也没人知道这肉到底是羊肉、鸭肉还是死猫肉,2毛钱一串,但是味道很不错。
2毛钱的羊肉串
卖羊肉串的摊位和卖玩具的摊位往往摆在一起,有一次,我口袋只有几毛钱,买了玩具就不能买羊肉串,内心万分纠结。
思想斗争了半天,我还是意志坚定地走向了卖羊肉串的阿姨。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就是财务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不得不对都想达成的财务目标进行权衡取舍。
这,就是理财。
人生识字忧患始,哪怕在不需要工作赚钱的学生时代,我们面对的,也不仅是学业压力。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上中学后,有一次,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了十个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用现在的话说,这句话非常政治不正确,所谓“人上人”,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剥削,与公平正义的核心价值观不符。
但很感谢当年的老师,并没有让我们活在童话故事编织的幻梦中,而是提早把真实社会的残酷竞争,告诉了我们。
在老师的反复洗脑下,我接受了这套生存逻辑。
好好读书是很痛苦,但没办法,这就是我们想要未来比别人活得更好,必须付出的代价。
现在贪玩是开心,但未来,你考不上好的高中,考不上好的大学,就找不到好的工作,赚不到更多的钱,日子就会越过越糟心。
选择现在苦几年,以后爽一辈子,还是现在爽几年,以后苦一辈子,你自己选吧。
只不过,那个时代的老师也被官方倡导的意识形态给洗脑了,他们只说出了一半真相,那就是现在不好好读书,以后一定没前途。
而另一半真相是:就算当年发奋自强,埋头苦读,在20多年后,也不一定就能改变命运。
当年的大队长,如今在开宠物店,每天给猫猫狗狗洗澡剃毛,当年的班长,如今在银行整天推销信用卡和金银币,当年的学习委员,现在在张江做码农……
因为稀缺性变了。
90年代的大学生还很稀缺,所以他们大学毕业,能成为光荣的人民教师,进入体制内,拿着体面的工资,享受很好的福利待遇,一年有两个长假,隔三差五还有家长送礼,在那个年代,活的还是很滋润的。
但20多年后,到我们混社会了,满大街都是大学生,甚至都是研究生,连海归都一点不稀奇,所以穷人家的孩子,光靠读书好就想改变命运,很难了。
初中时代,关于金钱,还有一个记忆深刻的故事。
大概我上初二时,厂里经营结构调整,我爸从旅游大巴司机变成出租车司机。
开大巴时,工作没那么累,有时还能带我出去玩,每次出车回来,我都高兴地帮他在车上捡乱扔一地的饮料品,当废品卖了,就成了我的零花钱。
但改开出租后,工作强度明显增强了。
过去30年,出租车司机的阶层变迁路径是一条持续下降的抛物线,80年代开出租,是令人艳羡的好差事,而现在,则是标准的屌丝职业。
上世纪90年代末,我爸开出租时,这个职业就已没有了此前的光鲜。
大部分出租车是两个司机轮班倒,要么一人开24小时轮班,要么一人开12小时轮班。连开24小时,身体负担太重,所以我爸和搭档是12小时轮班,每周轮换一次。
遇到日班还好,遇到夜班,就真的很辛苦,晚上8点出门开工,第二天早上9点回家睡觉,也没双休日一说。
那个年代,流行晚上一边写作业,一边听电台,有一次听到许美静的《都是夜归人》,看到楼下老爸正准备发车开工的身影,再想到自己日益增大的学业压力,一时百感交集,感慨男人养家真不易。
兴之所至,立刻写下日记一篇,名曰《都市夜归人》。
和我后来的人生经历相比,当年的感慨,可谓“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但成长,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老夫聊发少年狂
高中时代,是我人生第一个转折点。
我遇到了对我一生产生重大影响的语文老师,他鼓励我们释放天性,多看杂书,我笔写我心。
我的文字功底、我的杂家性格,我对世界认知的全方位觉醒,都是那一时期奠定的。
那两年,我写了大量愤世嫉俗,针砭时弊、讽刺财富分配不公的作品,现在读来,还是让人背脊发凉。
比如《屌丝逆袭历险记》、《说说隔壁老王的故事…》、《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纪实》、《万万没想到,天朝阶级斗争的最终结局竟然是…》
但现在回想起来,比起这些纯粹摆弄文字的奇技淫巧,对我人生产生更重大影响的,是我认识了一辈子的精神导师——苏轼。
最开始,是看余秋雨的杂文《苏东坡突围》,留下了第一眼好印象。
后来,是看了林语堂的《苏东坡传》,被他的人格魅力彻底征服。
苏轼经历了类似杜甫的人生磨难,却写出了类似李白的旷达乐观。
在中国文学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孓然独立,成了神一样的存在。
苏轼让我明白了,对强者来说,磨难和痛苦并非上天的惩罚,反而是最宝贵的财富。
看清了世道险恶,依然选择良善;看清了命运多舛,依然选择乐观。
这才是强者所应具备的,最难得的生存智慧和生命品格。
我们无法改变出身,也无法改变环境,我们能改变的,只有内心的态度。
同样是奔赴西域,前途未卜,在王维笔下,是“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凄婉伤感,在高适笔下,则成了“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慷慨豪迈。
同样是咏梅,在陆游笔下,成了“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落寞寂寥,但在钱钱钱笔下,成了“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的豁达开朗。
在看了N多历史和前人的人生故事后,我的世界出现了分裂。
精神世界中的我,变得自信心爆棚,充满了老夫聊发少年狂,天生我材必有用,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激情。
而现实世界中的我,学习成绩一般,那会儿长得又很胖,依然内向、自卑、胆怯、敏感、不善言辞。
高一暑假,我在“榕树下”认识了一位同样爱好文学的笔友,后来惊喜得知,她是隔壁班的女生,长得文静清秀,内心充满倾慕之情。
然而好几次,我揣着写好的纸条,走到她班级门口,心跳瞬间加速,又逡巡不敢前行……
最后,直到高中毕业,我和她都没说上过一句话……
整个中学时代,我长时间存在社交恐惧症,总担心自己的笨拙会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尤其在女生面前,更是笨嘴拙舌到令人抓狂。
那种自信(自傲)和自卑混合在一起的怪异气息,现在看来,就是青春期散发的荷尔蒙的味道。
而这一段人生经历,连同此前所经历的一切,当我后来遭遇人生变故时,产生了积极作用。
十年生死两茫茫
大一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失恋。
当时我一边哭,一边笑。
哭是本能,曾经年少不懂爱,总是容易用力过猛。当曾视为整个世界的存在,突然一夜之间塌方了,内心的动荡不安,可想而知。
但为什么我会笑呢?
因为我想到了苏轼,想到了对强者来说,痛苦并非上天的惩罚,反而是最宝贵的财富。
这些人生历练,是我们读再多的书也学不到的,只有经受着一切,我们才能成长啊。
给我摊上了失恋这么难得的的人生体验,赚到了啊,难道不应该开心吗?
那些自控力差到失恋了就要拿刀捅人的年轻人,在我看来,一辈子都是卢瑟。
大学的美好时光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我人生第二个转折点。
上大三时,我爸突患重病去世了。
或许是之前的认知积淀,让我在真实世界中遇到磨难时,有了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来面对这一切。
就在那几个月里,我被迫迅速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精神蜕变。
我意识到,我将提前背负起家庭的全部重担,而在我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也只能完全靠自己的双手,改写命运。
料理完我爸后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家庭财政大权从我妈那里接过来。
我爸妈都是普通工薪阶层,我妈退休时的退休工资连1000元都不到,而我爸走之前的最后一份工作,工资也才5000元——这已经是他有生之年收入最高的一份工作了。
当时我就在想:我们家算不上特别穷,但也绝算不上有钱,和千百万上海双职工小市民家庭一样,谨小慎微,克勤克俭,但为什么当我即将出社会时,他们却给不了我多少财务上的帮助呢?
我发现,他们人生中最遗憾的,就是因为胆小,缺乏远见和人脉关系,没能抓住改革开放以来历次可能改变财富命运的机会。
无论是80年代下海卖水产也好,倒卖一下国库券或外烟也好,开个小饭馆也好,亦或者是后来去深圳或海南经商,哪怕只要在2003年之前,敢于下决心在上海买房,我们家的财务状况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面貌。
可惜,这些可能的致富机会,囿于他们的胆量、学识、人脉等条件限制,一次,一次也没有抓住。
我发现,这不是他们运气差,而是他们的穷人思维决定了,他们一定抓不住任何机会,不可能赶上中国社会财富大爆炸的列车。
比如直到今天,我妈还时不时会唠叨,虽然以前收入不高,但依靠节俭的“传统美德”,她硬是把一个家撑了起来。
“你看,当年如果不是我把你爸的工资都攒到我手上,不让他乱用,只给他每月一点零花钱买烟抽,我们家怎么能买得起彩电、音响、空调、冰箱、洗衣机、沙发……这些都是我们从牙缝里省下的钱,一点点撑起来的”。
我妈总是这么说。
小时候我觉得,我妈真不容易,是个中国传统持家妇女的良好典范,这个家庭掌柜当的真好。
但在我爸离世后,我才意识到,这个掌柜当的并不好。
她所看重的这些能改善生活的家电,全是一买回来就会迅速贬值,并且今后还会不断贬值,直至价值归零的消费品,而当2001年,我爸想要以投资为目的买房时,她却坚决不同意,理由是家里的这点积蓄必须留给我以后上大学用。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家存款大概20万不到,即使不贷款,也能在上海中环内买到一套80-90平米的新建商品房,今天能卖600-700万……
而我大学四年学费,合计2万元,算上各种杂费,充其量不超过6万元,因为我本身就物欲不强,也从小养成了节俭的习惯。
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家选择全款买房,导致后来大学学费捉襟见肘,申请助学贷款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因为在校期间都是国家财政补贴利息,用现在的理财思维看,即使当时我付得起学费,也应该想办法申请助学贷款。
但在我妈当年的意识形态中,不管是借钱买房还是借钱上学,都是“可耻”的。
她最津津乐道的,是我外婆在最困难的文革时期,也精打细算,没问邻居借过一分钱,照样把五个孩子拉扯大。
更糟的是,我妈退休早,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我爸身上没有任何保险加持,反而因为疼爱唯一的孩子,在一个做保险的朋友的忽悠下,莫名其妙在我12岁时给我买了份平安保险。
这个保险很逗,在我18岁时给了一笔大学教育金,25岁时给了一笔婚嫁金,然后就等我60岁后,每月能拿400元养老金,拿到老死。
到时候,这点钱,怕是每天吃个煎饼果子都不够……
我爸去世后,我和我妈统计家里的金融资产,合计30万元。
其中绝大部分以1年期、2年期定期储蓄和3年期凭证式国债形式存在,还有一小部分是我爸在2000年那波牛市高峰随大流入场接盘后套牢的股票。
为什么他们辛勤工作30多年,节衣缩食,省吃俭用,最后只攒了这么点钱?
我反躬自问。
因为他们只有劳动致富的观念,没有理财致富的意识;
因为他们只会一味埋头苦干,以为辛勤付出就能有好收成,却不知抬头看看时代发展的大趋势和财富运动的大方向;
因为他们只会在企业里守着一份能带来一丝安全感却永远不能让你成为富人的饭碗,却不敢看准时机,跳出体制,为自己打拼,谋求更大的财富增长可能。
“我要学理财!”
这个强烈的念想,就是从那一刻萌发的。
而这个念想,最终把我的人生推向了完全不同的轨迹上。
三十功名尘与土
大学时代,我曾一度立志做个电影人,甚至我爸都给我安排好了去上海电影制片厂实习的机会。
但因为我爸的离世,一切都变了。
我知道电影这条路是无数文艺青年梦想挤进去的独木桥,没人提携,太难走了。
所以我走上了小时候做梦也想不到的理财媒体人道路。
过去那些年所积累起来的文字功底和大局观,让我在这个岗位上如鱼得水,工作成就感爆棚。
在2007年,我还明确设定了自己的职业规划路径:
年龄:23岁—30岁
时间:2007年—2014年
职业:财经记者
目标:
1.初步完成个人财富原始积累,家庭资产总额达到100万以上。
2.初步建立广泛的社会人脉网络和金融投资领域内的基层人脉网络。
3.锻炼记者的各种专业能力,尤其是对财经新闻的敏感度和深度的把握。
4.培养职业财经人士专业化的思维习惯和思维方法。
5.完成金融投资行业基础知识学习(需要进一步深造)。
年龄:31岁—36岁
时间:2015年—2020年
职业:金融投资研究人员(金融分析师、理财规划师、证券分析师)
目标:
1.进一步积累个人财富,家庭资产总额达到400万以上。
2.完善金融投资领域内的基层人脉网络,并开始建立高层人脉网络。
3.充分锻炼投资实战经验和能力。
4.完成金融投资行业高端知识学习(需要进一步深造)。
年龄:37岁—42岁
时间:2021年—2026年
职业:职业投资人(投资银行、公募/私募基金、风险投资)
目标:
1.基本完成个人财富的原始积累,家庭资产总额达到1200万以上。
2.初步建立金融投资领域内的高层人脉网络。
3.成为业内有一定知名度的投资专家。
4.开始以投资专家身份,撰写财经专栏。
年龄:43岁—50岁
时间:2027年—2034年
职业:
方向1.投行高管
方向2.自主创业
目标:
1.达到个人财富、社会经验、专业能力和社会人脉积累的最高峰。
2.基本实现或接近财务自由状态,家庭资产总额达到4000万以上
3.如自主创业,则在自己有兴趣的领域内开创新的事业。
4.开始撰写财经著作。
现在回头看这份职业生涯规划,有人可能觉得我的野心好大,刚毕业的小屁孩,居然就想以后要赚4000万,也是没sai了。
但其实我在做这份规划时,提前把通胀和中国社会持续财富大爆炸,尤其是房价持续上涨的因素考虑进去了,所以到2034年,哪怕我手里有4000万的总资产,可能也只是刚刚财务自由而已。
在职业生涯最开始的那几年,我就是按照这个规划,在财经记者的岗位上不断积累,不断磨砺,不断积蓄未来能够变现的技能。
由于记者的工作特性需要和三教九流各色人等打交道,尤其是和大量有钱人打交道,使得我的认知层级和社会阅历,得到了持续快速的提升。
在苏轼豁达人生观的精神指引下,
在经历丧父之痛后,痛定思痛,背负责任,鼓起勇气,重新上路,
在财经记者的岗位上,不断充电学习,自我提升,
与此同时,我的职业收入和理财收入也都在不断水涨船高。在《如何在工作5年内攒到100万》一文中,我曾详细描述过,我是如何在2012年,提前完成攒下100万元的阶段性目标,
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学生时代自我认知的二元分裂,终于弥合了!
无论是精神世界中的我,还是现实世界中的我,都变得充满自信。
内向、自卑、胆怯、敏感、不善言辞……这些形容词,渐渐从我的字典里消失。
从儿时的自卑,到高中时代自信和自卑的矛盾混合体,再到出社会后走向完全的自信,直到有时候,自信过了头,成了自傲。
用力嫂的话说:“你这个人,太骄傲了”。
2009年,我遭遇了人生第三个转折点,归信基督。
苏轼的力量,让我在人生最艰难的时期,依然能保持笑容。
而耶稣的力量,则让我在人生中最高光的时刻,依然能保持谦卑。
只不过,走向谦卑,是一条很漫长的道路,而且经常会反复。百度“谦卑识真理”,能了解我的追寻信仰之旅。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2014年,按照规划,三十而立,应该是我从媒体人向金融人转变的关键一年。
没想到,这一年,我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创业机遇,改变了我的既定规划。
这就是理财自媒体创业,我人生中第四个转折点。
创业从来九死一生,在创业之初,就算再自信乐观的人,也不敢100%保证,自己定能成功。
有人说,总结创业失败的教训,往往都是真切的,总结创业成功的经验,则莫衷一是。
这话不无道理。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家暴、出轨、婆媳不和、不孕不育、疾病、失业、意外……任何一点出岔子了,家庭都会变得不幸。
而幸福的家庭,则要求所有条件都达标。
创业也是,失败的理由,一条就够了。
成功,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各种因素都汇拢过来成就你。
具体到自媒体创业,时机真的很重要。
2014年的自媒体还是一片大有可为的蓝海,而2018年的今天,这条跑道早已拥挤不堪,杀成血海。
全国有数千万个微信公众号,能靠做号养活自己的不到1%,还能组建团队,规模化发展的,不到0.1%,粉丝在100万以上的大号,不过千把个。
但比时机更重要的,是才华和能力,勇气和坚守。
就像20年前看到电商机遇的人很多,但历经磨难后,只有马云坚持到了最后。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你所看到的狗屎运,只不过是表象。
必然性总是通过偶然性表现出来,偶然性中永远包含着必然性。
没错,自媒体创业的成功,让我的家庭财富,在短短3、4年时间里,从过去的百万级,提升到千万级。
经此一役,我已完成了从屌丝阶层向富人阶层的逆袭之旅。
以我的理财能力,未来,也不太可能再跌落回屌丝阶层。
但即使没有这项创业,按照我的既定规划走,我的屌丝逆袭之路,也还是会一步步走下去。只是现在可能逆袭到了中产阶层,要逆袭到富人阶层,还需更多时间。毕竟,按计划,我到40岁后,本就有创业打算,只不过现在把创业提前了10年。
人间正道是沧桑
行文至此,该是总结陈词的时候了。
经常有宝妈会员问我:力哥,你父母是怎么把你培养得这么优秀的?(不要扔臭鸡蛋,不是我自吹,真有不少宝妈很认真的这么问过我)
这个问题,总把我问得哑口无言。
我总不能瞎编一个严父慈母,从小给我最好的财商教育的故事出来。
在我过往34年的前半生中,有一大半时间,是个自卑的男孩,贫穷的屌丝。
我父母并没有能力和财力,让我接受最优质的教育,更没有刻意启发过我的财商智慧。
如果要说父母给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就是一个不算太笨的脑袋,和一张不算太丑的脸蛋。
至于说口才,相信我,没人天生就能站在几百人的舞台中央,脸不红,心不跳,谈笑风生,张口即来,连着说两小时不带休息的。
这一切,有天赋因素,更是长期历练的结果。
按照我现在的世界观认知,天赋也好,努力也罢,这一切都是上帝的引领和安排。
换成更通俗的语境,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人的命运,是由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和客观世界各种机遇挑战交织在一起后的混沌产物。我们要努力抓住自己能控制的(尽人事),也要懂得放下自己不能控制的(听天命)。
前不久,一篇名叫《感谢贫穷》的文章爆红网络,作者是一位刚以707分考入北大的河北寒门女孩王心仪,据说看哭了无数人,堪称2018年励志典范。
王心仪在文中写道:
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夺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
感谢贫穷,你让我领悟到真正的快乐与满足。你让我和玩具、零食、游戏彻底绝缘,却同时让我拥抱到了更美好的世界。
感谢贫穷,你让我坚信教育与知识的力量。物质的匮乏带来的不外是两种结果:一个是精神的极度贫瘠,另一个是精神的极度充盈。而我,选择后者。
感谢贫穷,你赋予我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永不低头的气量。
说实话,这篇文章一点没感动到我,她能写出这篇文章,既是她18年人生经历所带来的真情实感流露,更是12年政治正确的八股文应试教育体制下的洗脑产物。
出身贫寒虽然并不可耻,但也完全不值得感谢,贫穷意味着你必须比别人努力N多倍,可能到头来,过得还不如别人好,有啥好感谢的?
你应该感谢的,是父母。
他们没有因为家庭贫寒而放弃供你读书,这才让你有机会考上北大,有机会屌丝逆袭。而中国每年还有上百万孩子,因为家庭贫困,被迫早早辍学,外出打工谋生,他们怕是一辈子也看不到逆袭的希望了。
你更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的自强不息!和其他寒门子弟相比,你是万里挑一的强者,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
尽人事,听天命,自助者,天助之。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号:力哥理财(ID:lglicai),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