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培训间隙,接到一个初中同学的电话,很诧异,因为很久不联系,虽然结婚以前经常过年返乡后会聚在一起打打麻将叙叙旧,但结婚后好像都不常联系了包括在微信群里大家似乎都沉寂了,更别提电话了。估计又是有事相求。
以前他也是有事才会找到我,比如电话被列入黑名单了怎么解除?身份证被人冒用名下开了几个电话号码之类的怎么快速处理?出国漫游开通等等。这些我力所能及的我都是能帮则帮,但这次的相求让我很为难,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他倒也不拐弯,寒暄几句后,直接问XX是否你堂哥?心里嘀嗒了下,怎么扯上这层关系了,后来聊开了,才得知原来他想通过我这层关系让我堂哥调动他工作。事情是这样的,我这同学,暂且称为H吧,他跟我是老乡兼同学,我们老家在M城,他目前在M城隔壁的Y城工作,他老婆在M城工作,房子也买在M城,现在想要调回M城工作,苦于找不到人。而我堂哥目前是M城*运公司一把手所以H才想着通过我去帮他在我堂哥面前提一提。
可是问题的关键来了,他忽略了我和我这个堂哥之间根本就是没什么感情的那种,这个究其原因是历史遗留问题,一言难尽,总之他和他们家几个兄弟姐妹给人的感觉是比较看人不起,很难接近的那种,要不是看在老大伯的面子上每年过年回去送个礼,平时都不太想接触。
他是我最大的大伯的儿子,我大伯跟我爸爸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两个奶奶总共生了11个子女,大伯最大,我爸排行第11,我大伯比我妈还大2岁,不过还得叫我妈小婶哈,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大伯娶了个奇葩的老婆,也就是我伯母,这个是全镇人公认的奇葩,她可以连娘家人都不理不睬不认的那种,所以教出的子女个个都是奇葩性格。
我大哥那时是镇上罕见的大学生,后来入了官场,官最大时做到审计厅厅长,自此以后就看不起那些穷亲戚穷乡邻了,家族以他为傲,他却视乡人亲戚为绊脚石,对于有事相求的一律打官腔,而且从来不跟亲戚来往,逢年过节回来开车经过亲戚家门口可以就这样过去了不打招呼,久而久之,我们所有的亲戚都不想跟他们来往。我们小时候都不喜欢去他们家,因为印象中很深刻的去到都没有茶喝的。后来大学在广州读,老妈也在广州工作,我堂哥那时还在广州工作有套房,我周末有空回去看望我妈,离堂哥也在同一个区,就想着有空去拜访也好,他都是推三阻四不让我们去,后来我出来工作有一次去了,那是他女儿考上大学了,我和老妈去送利是钱,去到那儿给我们的就是两瓶矿泉水,我都没开,坐不多久就出来了,因为实在没话题可聊,尴了个尬。
前年大伯跌倒卧床不起,人都痴呆了,你知道呆在大伯床前服侍得最多的是我爸和另外一个小伯,天天轮流给大伯抹身洗屎尿,而他的子女居然毫不感恩,还怪他爸跌倒要人服侍,气的很多其他大伯姑姑都看不下去了,后来没多久大伯走了,他们几兄妹才意识到叔伯的重要性,逢年过节才会主动来我们家拜年什么的……一箩筐的事都不想提起。
不好意思,一下扯出这么多往事,好像都是抱怨,不过确实我同学这个求情难到了我,一边是同学,一边是关系疏离的一把手堂哥,不是不想帮,就算我开口也是人微言轻,我堂哥也会以官腔搪过。我也将我们的事情告诉我同学了,不过他也是没招了,之前引进他进目前这个公司的一把手亲戚由于某件事降级后不爽后辞职下海了,不然我同学根本就不用求别人。我同学想到我堂哥这个公司是因为他所在公司在M城无项目,而他们公司跟我堂哥目前这个公司是同一个集团下的兄弟公司关系。本来想让我爸以长辈的身份去探探的不过他不清楚我同学的情况我也不好意思让老爸为难,最后搞得我自己的位置会比较尴尬,我爸妈都不想接的烫手山芋难道我去虎口拔牙吗?我只答应我同学去试探口风,能不能给个接收简历的绿色通道,至于结果不敢担保。
这样的忙真的很尴尬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