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认为自己很幸运,毕竟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差(哈哈哈哈哈……)。
毕业刚工作那会儿,找房子真的很烦,我又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发动校友以及未来的同事帮忙。8月,阳光那叫一个明媚呀,能闪瞎我的眼。
拖着感冒的身躯在同学(现在的老公)的陪伴下,坐绿皮车去找房子。当时的要求特简单,价格合理,能有张床给我睡就行了。奈何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咱俩在大街上晃荡了一天也没找着房子,只得悻悻的坐最晚的一趟火车回家了。
在火车上实在是累,昏昏欲睡之际,校友打电话说她朋友和别人合租的两房一厅,可以把租的房间转给我。房间里床、柜子、桌子、沙发都有,不过房子环境不是很好,昏暗,有老鼠。当时找房需求迫切,同事帮忙找到的房子,人家要过段时间才搬,所以,我就没多想,应承下来了,心想着,就几个月而已,忍忍就过去了。
第二天,带上行李直接奔过去,房子确实不太如人意。还好室友A给力,把房子打扫了一边,原来租着的人也把房间的东西洗干净,还留下挺多能用的东西,我直接拎包入住了。
11月,搬进同事帮忙找的房子。房子和办公楼在同一个小区,户型很正,南北通透,而且是近两年才装修过的。床和柜子等家具都有,关键是没老鼠,房租和原来住的一样,室友A也一起搬了过来。说实话,那个时候的工资,自己租一套房还是会肉疼的,所以很感谢室友一起分担。我们就这样开启了在新家的同居生活。中餐和晚餐谁先下班就谁做,大家都明白做饭的不容易,有得吃就很好了,也不互相挑剔,有时候还一起研究新菜式,到了月末再一起平摊伙食费。我们一起熬夜追剧,一起吐槽工作的烦心事,一起讨论衣服着装,一起说说男人(主要是室友相亲回来说给我听)。两年放飞自我的日子快如闪电,室友要结婚了,我们躺在床上说着过去的种种,感慨时光匆匆,舍不得这种幸福的味道。
室友A搬走之后,我一个人住了段时间,期间房东说想卖房子,偶尔也会带人过来看房,当然来之前都会和我约好时间。又过了几个月,开始找房子,毕竟房东有卖房子的打算,我不能总拖着。房东从同事的口中知道我在找房子,打电话过来说她不卖了,让我安心的住着。我也就没找房了,(事实证明这都是套路啊)毕竟搬家是很麻烦滴。
2015年,经朋友的介绍,又开始有了新室友B,同一工作系统的,人很随和,说话特温柔。由于她原来住的地方治安不好,被撬过门,所以搬过来的。于是我又开始了和室友B一起吃饭睡觉打豆豆,吐槽领导更是成了家常便饭。我们也一起经历了一件奇葩的事情。
2017年8月15日,交房租的日子,房东刚打电话约我到她的办公室交房租,不出10分钟,又打电话过来说房子她卖出去了,买主A付了定金(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
还带这样玩的,只怪自己太实诚了!没办法,只能告诉室友B要找房子了,可是合适的房子哪有这么容易找的,我们俩到8月底都没找到。9月,房东又打电话过来说可以住到年底,过户的时候需要缴纳土地出让金,买主A不想出,又说房子是买个她侄子结婚用的,现在她侄子不满意,不想买了,可是房东也不是省油的灯,定金她不退。房东收了定金,又想我们住着可以收租金,然而买主A不干了,她得找到下一个买主来接手,所以强烈要求我们搬出来,问题是我们还没找到房子呀,所以就一直赖着不走。买主A三天两头打电话让我们搬,还叫中介卖房,觉得我们住在里面影响她卖房了。期间,和室友B商量找着房子就搬,找不着就不搬,管她呢,反正钥匙都在我们手上。这一个多月,把周围都逛过了,实在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就拖着到了国庆。国庆放假回来,觉得这样也不是个事,室友B的姐姐和表妹也要过来,所以我们就不能再合租了,得各自找房子了。
又过了一周,有次在楼下散步,问小区里的老人家是否知道哪里有房子出租,老人说了我原来住的那栋的顶楼,说很久没看到有人开灯了可能没人住,找保安问问。于是就兴匆匆的奔去保卫室要来电话(和保安特别熟)。当时房主刚生完二胎,说房子是空着的,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后就基本定下来了。在同一栋楼,搬家就方便多了,没事就往楼上搬东西,期间房主的老公还把热水器、电灯、空调都修好了,在我的要求下,还帮忙简单的搞了卫生,大件的东西也基本上是他们帮我搬的。更庆幸的是,刚搬家做完大扫除,同事就打电话过来说她的同学也想找房子,问我是否介意合租,我当然是乐意的了。和原来的房东办退房时,听她说原来买主A是专门搞这种事情来倒卖二手房的,她也是听买主A的同事说的。
室友C搬来后,才知道人家已经从同事那里把我的情况全部打听清楚了才决定要合租的,而我呢,三任室友,从来没问人家什么,只要是女生,年龄相仿就OK了,现在想想真是心大呀。
不过还好,爱笑的女生运气不会差,遇到的室友人都很好,大家相处的很愉快。其实出来工作都不容易,能住在一起也是一种缘分,大家互相理解、包容,遇到事情一起面对,很多事它也就不是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