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红薯

作为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红薯木薯甜薯都爱吃。尤其最爱甜甜的红薯,甜到流汁的那种,老公也跟我一样爱吃甜红薯。

夏天来一碗番薯糖水,即刻甜到入心入肺。冬天再来一条烤的粉红薯,能暖到心窝里去。冬天里最爱守着炕膛,把洗好的红薯用火钳钳住,放在下面热热的火灰里埋着。上面在烧火,跳动的火苗映着我的脸庞,顺带把小手放在炕口处暖手。一边烧火,一边把红红的火炭推下盖住红薯,等饭煮好了,红薯也就熟了。变成香飘四溢的烤红薯,轻轻一掰,里面的红薯肉爆裂开来,满屋的香味,闻着又香甜又朴素。这种童年记忆一直深深地刻在脑里,挥之不去。

上了大学后,街边路边也总有烤红薯的小摊贩在卖。大老远地就闻到了烤红薯的香味,然后兴致匆匆地去买来尝试。却感觉不到原来的那股香味,闻着香吃起来却不香,没有童年的那种回味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