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读万卷书,行万里,两者关系如何?他答:没有关者,路,就是书。

初读余秋雨,是在青葱岁月的初中,一篇《信客》,一种职业,成为乡村与城市的桥梁,也成乡人与远行人的桥梁。

再读余秋雨,是在似水流连的高中,丹青千碧——《莫高窟》,一种精神,一种文化,孕育了它的生生不息,吐纳百代的独特秉赋,代表了中国古代文明至今仍笑傲世界。

直到今天翻开这本《文化苦旅》。

至今不关注各种对余秋雨的的骂战细节,一是我相信各界口诛笔伐网络暴力就是文革遗言,而是文人的作品高于对文人道德的审判。

小叙中有这样一段话:某家一子,出门旅世,因步履开阔、人气健旺而遭来多方嫉恨,不是有秽言凶训传回门庭。家人塞耳有声, 闭目有魇,久而久之,以为浪子早已陨灭旷野,之得横心割舍,弃绝记忆,任何言谈,皆不提及。岂料二十年后某日黄昏,屋外步履纷沓,笑语欢腾,从者如堵,浩荡肃穆,恭立门外。接人急忙开门相拥,拭泪而问,方知其于漫漫岁月间,浪迹宇内,周济天下,一路伤痕斑斑,而身心犹健。家人遂烧水为沐,煮米为食,裁布为衣,整塌为憩......

<<文化苦旅>>就像这个外出的浪子一样,给余老带来了诸多麻烦,因为它成了当时罕见的文化热点,而它又不具备任何权利背景,因而立即转化为媒体的攻击焦点。

他不顾风言风语,自顾自的往前走。只有走在路上,才能摆脱局限,摆脱执着,让所有的选择、探寻、猜测、想象都生气勃勃。只有走在路上,是一切活动起来,才能放大格局,探索更多的未知。

试想一下,如果你最贵重的且最为珍惜的东西丢了而再也寻不回,你会怎样?
你会伤心?会难过?会承受一场撕心裂肺的痛?总之你会以你的方式来还念这个你非常珍爱的东西。

就像余秋雨先生说的那样:这里也难,那里也难,我左思右想,最后只跪倒在沙漠里,大哭一场。那哭声,就像一匹受伤的狼在黑夜里嗥叫。

<<道士塔>>的凄美,有种内心被掏空了的感觉,苍白而无力。我一直认为,经济是基础,而精神个文化才是最坚强的后盾。

在兵慌马乱的年代里,面对中华文化的流失,面对中华瑰宝的被掠夺,即使我万般珍惜你,却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护你周全。

当斯坦因掠走九千多个经卷,五百多幅绘画的时候,敦煌,一个以佛教文化为主的地方,那里,一个古老名族的伤口在流血。

斯坦因平生带给西方世界最大的轰动是敦煌藏经洞,他的见多识广有中华文化的熏陶,而他的所作所为让他在死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直到今天,中国的国宝,只能在譬如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大英博物馆看到,是何其的悲哀,只不过遗憾之余,我想说的是,那些偷盗者,虽然他们的行为对敦煌,对中国造成极大的伤害,但在客观上推动了敦煌石窟尽快被保护。

哀而不幸,怒其不争,己所不欲,又凭什么其他爱好者对此世界珍宝视而不见?不要等到失去才追悔莫及。

所以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敦煌看看莫高窟,一定要去感受这种文化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