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社会热点变化几乎以小时为单位,一天里都能变N次。

《携程,或将成为一家被诅咒的公司》那样的超级大热点才过去3天,又有个全民热点刷屏了。

江歌

江歌案。

由于尚未开庭,且相关人员都签有保密协议,迄今为止,外界依然无法完全了解这一事件的细节,我们所能知道的确凿无误的事实仅有以下3点。


1、2016年11月3日,山东即墨女留学生江歌在位于日本东京中野区6丁目租住的公寓门口,遭人杀害。

2、日本警视厅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江歌头部遭利刃砍伤,伤口长达10厘米。警方到达时受害者已经倒地,颈部血流不止,并在送往医院后不久因失血过多而死。

3、犯罪嫌疑人名叫陈世峰,刘鑫前男友。刘鑫则是江歌的中学同学,多年闺蜜,当时两人同在东京留学并合租在一起。


除此之外,关于案件本身,我们还能获得的符合常识和理性的推论只有以下一条:

一个25岁的男青年,由于无法接受女友与自己分手的打击,一时情绪激动,便可能会做出过激举动,这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只不过这次,面对出来挡刀的前女友闺蜜,他的情绪过于激动,并最终残忍杀害了这位闺蜜,酿成无法挽回的大错。

陈世峰(刘鑫前男友)

光案件本身来说,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的只有嫌犯陈世峰一人,如果那天不是江歌替闺蜜刘鑫挺身而出,可能最后倒在血泊中的就是刘鑫。

除此之外的所有信息,要不是当事人的单方面描述,要不是舆论的单方面猜测。

然而这次真正踢爆舆论的,并不是案件本身,而是事后刘鑫一家与江歌妈妈江秋莲(江歌是单亲家庭孩子)之间越积越深的矛盾。

案发地点

11月4日,江歌遇害后第二天,江歌妈妈就赶到日本,看到女儿惨不忍睹的遗体,除了悲痛欲绝,她本能想知道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最了解事实真相的无疑是刘鑫。

当时刘鑫回复的微信里说:“阿姨,我知道你现在伤心难过,也很恨我,我也又恨又害怕……我一直都在尽全力协助警察,之后也会把我在调查过程中做的事情都如实告诉你,但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请你谅解。”

这段话合情合理,当时案件尚未侦破,刘鑫作为案件核心证人,自然不能向外界透露案情。

但心急如焚的江歌妈妈等不及,11月5日,她在微博上公开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这条微博很快登上了微博热搜,网络舆论开始指责刘鑫。

这个举动,直接导致双方之后的矛盾不断加深,最终陷入死结。

本就羞愧难当的刘鑫发现江歌妈妈绝不像看上去那么软弱,而是一个理性、勇敢、坚强并且很聪明的女性,迅速借助网络舆论力量给自己施压,她怕了。

11月6日,刘鑫做出了最错误的一个举动,言辞激烈地指责江歌妈妈私自散布信息影响案件侦破,最后还威胁说,“如果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调查。”

刘鑫与江歌妈妈聊天记录

如果说案发后第二天,刘鑫可能还处于懵逼状态,不知如何面对江歌妈妈,因此她的逃避还能理解,那么到案发后第四天,她已想得很清楚了:面对这么一个强势的阿姨,我要尽可能逃避责任,不让这件事成为自己一生的噩梦和累赘!

她发给江歌妈妈的长留言上半段,乍一看是在指责江歌妈妈不应该公开自己无法确定的消息,影响案件侦破工作,但江歌妈妈实际上就是把嫌疑目标定在刘鑫前男友身上,而刘鑫却还在说“现在谁是凶手还没有着落”。

这种自相矛盾的表述,说明她潜意识里仍抱侥幸心理,哪怕她心里知道杀死江歌的超大概率就是陈世峰,也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发生,最后警方能把江歌的死因定为其他原因,从而逃脱自己在道义上的巨大责任。

而后半段留言则更能看出她的心机。

她拿江歌妈妈未经允许就在网上散播她的隐私并对她造成伤害为挡箭牌,表示“事情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

这个因果关系的潜台词是:不是我刘鑫不义,是阿姨你先不仁,伤害了我,我不和你一般计较,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当然,为了让自己依然能保有道义上的制高点,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我承诺一定会找出杀害江歌的凶手,给你一个交代。

这种态度,不管换成谁,都会怒了。

整场风波中,江歌妈妈唯一值得商榷的行为是在事发后第三天,警方还在调查过程中,就在微博上公开案情和“猜测”,但考虑到突然遭遇丧女之痛的巨大打击,如果刘鑫能换位思考,江歌妈妈的这一行为并非不可理解。

但当刘鑫一想到江歌妈妈的强势,以及自己未来道义上所承担的巨大责任,她真的不敢面对。

一方面,对江歌妈妈道义上的巨额赔偿会给整个家庭造成经济压力。

这也是之后刘鑫母亲会对江歌妈妈说出“(江歌的死是因为)你女儿命短,不是为了我闺女”的原因。把江歌的死因推给老天爷,他们全家就没有道义上的赔偿责任了。

刘鑫母亲与江歌妈妈的电话录音

另一方面,江歌妈妈就这一个女儿,女儿走了,今后将陷入老无所依的悲惨晚境,刘鑫在道义上还要负起赡养这个“妈”的责任,再加上每年清明冬至都要给江歌上坟,对一个25岁的年轻人来说,这将成为困扰她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

再说极端点,江歌妈妈老年丧女,生无所恋,有没有可能骂她,打她,折磨她,甚至拖她一起来给女儿偿命陪葬呢?

作为吃瓜群众,你可能觉得这是无稽之谈,但换位站在刘鑫当时的心境想一想,她对此害怕恐惧是再自然不过的本能了。

当刘鑫打定主意想让自己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走出这段噩梦时,她自然选择搬家并断绝与江歌妈妈的任何沟通渠道,更别说参加江歌葬礼了。

在前互联网时代,由于刘鑫在法律上没有责任,如果她选择逃避道义上的责任,没权没势的江歌妈妈或许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因为有了网络,江歌妈妈才有可能让刘鑫遭受巨大的舆论压力,并逼迫在事情发生近一年后,第一次在记者陪同下,当面向江歌妈妈道歉。

但无论是这段视频中刘鑫的表现,还是此前此后的各种细节,比如过年时换了新发型,面带笑容和朋友玩自拍,或者说自己根本不爱吃馄饨,江歌那天买的馄饨是给自己吃的,都让网友怒了——刘鑫从来就没有发自内心地认错。

以上,就是并不复杂的江歌案和九曲回肠的江歌案后续风波。



以下,我想聊聊我了解事情来龙去脉后的感想。

我看了很多相关文章,几乎所有舆论都在指责刘鑫以及她的父母没有人性,禽兽不如,不值得原谅。不少文章还鼓励公众参与江歌妈妈发起的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

其中最典型的是获得10万+点赞的咪蒙的《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

然而,人性到底是什么?

很多人想当然以为,人性是和兽性对应的存在,比如《三体》中说:“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作为万物之灵,人有道德、有良知、有与动物截然不同的行为准则,这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与骄傲。

但这话并不准确。

与兽性对应的,不是人性,而是神性。


兽性是完全根据动物求生本能驱使行动,一切行为基于自利(自私)原则。

而神性则是可以超越动物本能,做到用完全不符合生物学原理的利他原则来指导自己的行为。

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任何系统最终都将趋向于熵(物质混乱程度)无穷大,即从有序走向无序,这叫熵增原理。宇宙也一样,从大爆炸起,宇宙就开始了熵增过程,并最终将归于热寂。


在整体熵增过程中,生命是一个奇迹,因为它是从无序走向有序,从零散的无机物组成复杂的有机物,是一种违反自然常态的逆熵增运动,所以生命才会显得那么伟大。

但最终,生命还是会归于寂灭——这就是死亡。

因此一切生物的本能就只有两条,一是让自己成功完成这场神奇的逆熵增之旅,二是在自然规律面前,自己注定无法永远逆熵增(长生不老),就需要在死亡之前,将自己的基因尽可能多传给后代,让它们继续完成更波澜壮阔的逆熵增之旅。

正所谓:“食、色,性也”。

理解了这种自私的基因,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还有“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这些话的真实含义。

可见,人性并非兽性的对立面,而是脱胎于兽性,并努力向着神性靠拢,但由于受到生物体的本能局限,永远无法真正达到神性的高度,反而时不时又会重新回到完全由兽性支配的原始状态,比如不绝于史的各种大屠杀。

当年毛爷爷说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显然是夸大其词,不然白求恩同志就不会私生活那么乱了。这八个字不符合人性,能做到的一定不是人,而是神,这也是为什么GCZY注定永远无法实现的根本原因。

所以“谁来制裁人性”这句话本身就是病句——人性根本不需要制裁,因为它本身就是兽性和神性的杂交产物。


只不过人类一直在努力追求神性,于是把努力向神性奔跑的那种力量称之为“善”,比如友爱、互助、孝顺、仁慈、忠诚、礼貌、义气、廉洁……本质都是利他,行为的出发点首先是考虑他人利益。

把自甘堕落回到兽性支配的那种力量称之为“恶”,比如嫉妒、愤怒、暴力、懒惰、贪婪、骄傲、淫荡、撒谎……本质都是自利,行为的出发点完全站在自己立场上,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关于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千百年来哲学家并没有争出个共识,但我觉得当一个人类生命诞生的时候,他的基础人性中,兽性占比远高于神性,否则为什么需要从小要教育孩子友爱谦让呢?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受到批评的熊孩子呢?

回到江歌案语境中,面对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有人会在自己的人性中爆发出更多的神性,但更多的凡人则会把人性中隐藏更深的兽性展露出来,刘鑫就是如此,并不奇怪。

只不过,当人类社会发展到互联网时代,政治正确以及更可怕的道德正确成了不可触碰的高压电线,谁敢公然把自己赤裸裸的兽性展示在公众面前,谁就活该被唾沫淹死。

站在刘鑫的角度看,整场风波自始至终,她都在想尽办法挣脱绑在自己身上的道德枷锁,所以才会极力撇清责任。最终在舆论压力下,她给江歌妈妈认错,网友说她不情不愿,没错,刘鑫潜意识里很可能一直在说服自己没有错。

如果她发自内心觉得自己有错,甚至罪孽深重,她能怎么样?

终日以泪洗面?不时到江歌墓前忏悔?

然后呢……

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呢?

她最理性的选择就是暗示自己,麻痹自己,这一切都是命,江歌命不好,替自己挡刀了,自己既然命大福大,就不要浪费这年轻而宝贵的生命,尽快走出这场噩梦,开始新的生活。

携程亲子园虐娃事件中,携程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很冤,又不是我虐待自家员工孩子,我也是受害者,你们不去骂那些狗娘养的保育员,拼命骂我作甚?

刘鑫也一样,我被陈世峰这个人渣前男友纠缠很痛苦,我如果不是命大也被他宰了,我也受到了剧烈惊吓,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你们不去找陈世峰偿命,拼命骂我作甚?

旁人只看到了她过年时与朋友的欢乐自拍,骂她没良心,畜生不如,可回到家一个人躺在床上时,她是不是真的开心呢?她会不会做恶梦呢?她会不会只是想通过换发型和自拍来麻痹自己,暗示自己,那场噩梦已经结束了,自己已经走出来了呢?


支撑一个动物活下去的是食物,但支撑一个人活下去的从来不只是食物,更是精神,是希望,是信仰。

如果一个人无法乐观面对明天,永远活在过去某一段岁月或某一个事件的阴影下,最后迎接她的只可能是抑郁症和自杀。

当咪蒙和许多自媒体都拿“人性”拷问刘鑫时,恰恰忘记了,刘鑫的所作所为,才恰恰是最真实的人性流露。

人性,从来就不只有阳光的一面,更多的是阴暗面,只不过一旦把这部分人性放上台面,我们作为吃瓜群众就无法接受了。


当然,聪明如咪蒙不会不知道这一切,但依然要用这样的标题,是因为这么做最符合她自身的利益——阅读10万+早已不算什么,掀起汹涌民意,给自己来一个点赞10万+,才最符合我的利益,哪怕以偏概全,甚至YY细节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