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漂十年,十年沧桑;
沧桑满眼,满眼浮伤。
浮伤待愈,待愈心徨;
心徨他乡,他乡故乡!

五年前

工作上愉快了,生活却很艰难。

我被骗、被抢、被忽悠、被嘲笑、以至于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我住的地方很偏,人很少。

一次下班,我看见路上有个老阿姨在卖香蕉,很可怜,于是凑上去问多少钱。她说她急着走,这把2块钱卖给我,我说挺便宜的那就买吧。她又说她零钱很多想要换整钱,问我口袋有多少钱,我说我有100,她说那换给她,我同意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贪念一起,就会马失前蹄。

她给我找钱时,我开始没注意看她点钱,后来她说你要看我点钱的哦,我只好看。这一看,我咋觉得她给我给多了呢。她没有给我钱,说我数数,于是又数了一遍,说没问题,你拿着吧,我走了。我的贪念起了,想我既然已经提醒过了,那你再给我就不算我的问题了。于是我也高高兴兴地拿着钱走了。

走在路上越想越不对,拿出钱数一数,原本应该是98元的钱,在我的口袋里只有二十几块。

我是因为贪上了大当!

没过多久,我加班已是很晚,遇到两个劫匪。

一男一女,他们围着我说问路,我就傻傻地站住了。结果他们却伸手来抢我的包。

我害怕的大叫了一声,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好在我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大哥,他看见了忙跑过来喝道:“你们干什么?!”

两个劫匪看到那个大哥个头很大,有些虚,还在解释说他们就是问个路。大哥让我先走,我赶紧撒丫子跑了,头都没敢回。

后来想想,至少应该对他说声谢谢。

还有一次,也很惊险。

一次去张江开会,本来是我去,但后来肚子忽然剧痛只好换了别人。

结果没过多久同事哭着打电话回来,说被人拉进车里,要抢东西,好在她是本地人,用上海话不停地骂这几个人,其中一个说上海人咱们惹不起,才把她放了。她的包也没了,仅剩下一个手机揣在裤兜没被翻出来,这才等那帮人走远了哭着打电话报警。

很难想象,如果去的人是我,我将会出现在谁家的猪圈,哪里的山沟。


两年前

工作稍微有点起色了。钱也攒了一点。临近结婚,也有点冲动想要买房了。

看中的房子房东扭头就提价五万,价格合适的房子,又看不中。

好不容易签到一个不算特别心仪的房子,结果因为自己傻,早早地付完了中介费,导致中介直接不理我们了。 到最后房产证下不来,我们租的房子又到期,房子迟迟不能交付。

你能想象一个平时话都很少说的女孩在中介门口披头散发地如泼妇一般哭闹么?

没错,那就是我。

狗急了还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更何况人呢。

脸,不要也就不要了。

不要脸的事情,还有很多。

比如好朋友被渣男骗了,我气不过和她一起去质问渣男。却被渣男嘲笑的体无完肤。比如工作要和一个大领导对接,大领导看不上我这个小喽啰,直接当着全部门的面忽略我的问题。现在看来,这些事情过去了,都不算大事。只是当时过不去那道坎。

现在

一晃10年过去了,工作生活中还是有看不惯的人,看不惯的事。但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

也不再贪图小营小利,不再关心花边八卦。回到老家,大家说你变了,变得更成熟了,不像是几年前的单纯孩子了,我说是啊,经历过不单纯的人,怎么还能保持单纯呢?只要本心还是善良的,那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