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趁拖延症发作之前写下点什么,不然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4月10日清明节刚过一周,一连几日大雨让这个小城平添了几丝凉意,离家许久的二姑终于回来了。平日都是二姑陪奶奶生活,奶奶从表妹儿时起就来女儿家照顾,从此常住。

早在今年元宵节,奶奶的脚突发疾病,红肿胀痛,不能行走。老人固执不想去医院更不想住院,彼时二姑去姑父所在的城市照顾。家里只有我和爸爸两人,其中辛苦不再赘述。期间二姑忙完就赶紧回来,不想身体旧疾突发住院,这一下就更加混乱。好说歹说,奶奶终于在二姑出院后也住院治疗。老人在治疗的各方面都不配合,二姑非常劳累,终于有一天受不了了,加之姑父那边突然有事,便匆匆前往。我也受不了奶奶的偏执,劳心劳力了快一个月烦的不行,就交给了平时没有照顾意识的爸爸。因为奶奶不怕我和二姑,就顺着她儿子。我爸独自照顾了两周,根本达不到平时我俩的标准,但也勉强凑合。

我见二姑回来,下班之后就马上过去了。一到家里,二姑就让我打开她带来的特产,看着奶奶很馋的样子,就分了她一小块。没想到,奶奶嚼着嚼着脸就变了——左边的脸撇向一边,嘴也歪了,身子突然倒向一边。我和二姑看着奶奶,二姑问:妈,你的脸咋了?奶奶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说:没~咋~呀。不是正常的说话,而是像磁带坏了一样,低沉又缓慢。我们更害怕了,奶奶的脸更歪了,脸型都变了。让她拿遥控器也抓不住,于是搀着她去卫生间照镜子,可是她看后说她脸没有歪。

二姑说:坏了,你奶奶可能是中风了,赶紧给你爸打电话!我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手都不稳了。还好我们住的都很近,爸赶到后觉得没什么,休息休息就好了。二姑见奶奶越来越严重,坐都坐不稳了,果断打120。等120来后,奶奶已经完全没有自主能力了,整个脸乌青,眼睛浑浊无神。

又是一番折腾,送到ICU病房了,结果头天晚上还能说话的老人第二天就昏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