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至现在突然醒来,今天手术心里或多或少是有压力的,精神经济都要自己担,总体状态还是乐观,好坏生活总要面对,就在五个小时前某人来电话,确认疾病,跟他说这还有假吗?然后叫我说说手术方案,病房还有其他人所以没有具体说手术环节,最后他再次证明,真的是癌吗?得到肯定后他这样说,我告诉妈了她叫我跟你离婚,并且说:自己有病接啥婚。然后就问我怎么想的想咋办,我说明天手术了这时候跟我谈这个干嘛?等手术后在说吧,他就不耐烦说,那啥时候说,我说你是男人吗?考虑过我心情吗现在谈合适吗?说到此护士叫遂后他挂断电话,叫我过后给他打,事后电话qq都无人理。这样男人留着他啥用,不提安慰回家照顾我,还对我的疾病产生怀疑,她妈的想法能代表他,宝妈男一个。本意叫我给他家挣钱减轻经济负担,没想到现在我成了包袱,唉,还没有经历大风大浪这点事都试出人的真假,这婚姻不要也罢,不能共患难难有长久,现在被抛弃就对了,假若某天重疾还不被折磨死,认清一个人从生病开始,你需要的时候没有在场还谈啥?一切都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