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专家门诊,大部分病人通情达理,对我挺有礼貌。没有想到,临近下班,却接连来了两个奇葩病人。

第一个是个20岁贵州年轻人,自诉肚子上长了个块来就诊。电脑里接诊后,让他躺在检查床上,我给他检查。我扪诊后告诉他:这是常见的体表肿块,位于皮下的脂肪瘤,直径大概1cm,可以随访观察,半年左右回来复查一次,暂时不用处理。如果不再增大,可以不用处理。我让他可以回家了。小伙子站起来,一声不吭,拿着挂号单子就走。
  
过了一会,小伙子又回来了。推开就诊的病人,直嚷嚷:“你既没有给我检查化验,又没有给我开药,为什么不给我退挂号费?”

我告诉他,我给他做了物理检查,做了诊断,已经看过病了,也告诉他下一步的方案了,所以挂号费不能退了。

小伙子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张B超单,6月中旬的B超提示:腹壁皮下0.8cmx0.9cm肿块。脂肪瘤。他说:“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脂肪瘤多大?你说我1cm大小?明明是误诊,你的医德呢…”

我急火攻心,一口气接不上来,差点就那么吐血身亡了。

想想家中上有老,下有小,还得赖我行医谋生。如被投诉还得扣钱。为五斗米折腰,木有办法啊。想到此,耐着性子解释。十分钟后,小伙子走了。
 
旁边一个老人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

看完了前面几个人,轮到那位老人。

老人61岁,右脚掌溃烂已经三月,在诊所和社区医院已经治疗了好久。给他检查,发现右下肢膝关节以下皮肤温度明显比左下肢低,右足背动脉博动已经消失。大致判断,这是下肢动脉闭塞供血不足引起的右脚掌溃烂。我告诉他病情。因为自己医院没有专业的血管外科,就建议他到兄弟医院血管外科就诊。

这时候,老人表现出很不高兴,要求退挂号费。他说:“你让我去别的医院看病,我还得挂号,你既没有给我检查化验,也没有给我开药,不应该退挂号费吗?”

老人走路已经颤颤,但吵起来一点不输年轻人,说到激动处,手拍桌子,口沫横飞。

我能不退吗?我不想吵架,也耗不过他呀。由于电脑里已经接诊,退挂号费程序繁多,如果跑完退好,可能一上午就不要看病人了。摸摸口袋,有钱,拿出十四元钱给他,他满意地走了。

一个专家门诊14元挂号费,分到医生头上不会超过3元,就这样,看了一个老人,赔了十元。

一顿午饭钱没有了。中午饭也不想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