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到大,每读一本书都是怀着学习的心态。有的书读的懂,并觉得有趣,会反复翻阅,如《猿形毕露》;有的书读不懂,觉得生涩,会束之高阁,如《穷查理宝典》。但是从未试图去评判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