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顺财务自由
关注:57 | 粉丝:254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暗中标着价格
关注私信
帖子回复关注粉丝
  • 昨天岳母打电话来,说让岳父来看一下大儿子,我成功劝阻岳父别来。我问儿子“为什么爸爸不想让爷爷来”儿子回答“爷爷身体不好”大儿子长大了也该让他分担点家里的事了。
    考虑哪天去看一下小儿子,跟小儿子玩一下,增加亲子关系,也别让老人家来回跑。
    ‌父亲昨天去做了CT,我拉着父亲睡的移动床,母亲跟着很吃力。回厂后跟同事聊起,同事讲“你拉200公斤的货,我们都跟不上。你怎么不让你妈在病房等”我真的错了!
  • 难道有机器人专业点赞?
    俺不需要点赞!
  • 岳母在照顾小儿子,有打电话来了解情况。昨晚关于是否叫你回来征求儿子意见:儿子祷告妈妈不要回来。我说儿子的祷告没用:只要爸爸把儿子的成绩告知妈妈,妈妈会马上坐高铁回来。
    大儿子讲“那就让弟弟一起分享妈妈的作业”儿子认真的样子我很心酸!没事儿子爸爸抗得住。
  • 是的!谢谢你关注我写的内容。
    我自己范的错正在一直在接受惩罚
    连载继续中
  • 今天去上班了。晚上回来见洗衣机里洗的衣服儿子没晒,对儿子发火了:语文和英语都是120满分,各考了85,让他把错题都抄在错题本上。
    突然想到叫你回来,但你回来了能做什么呢?到医院照顾父亲?还是在家辅导孩子?你回来肯定影响你的收入,你会同意吗?
    三次投资失败肯定很伤心,我又帮不了你。算了不麻烦你了!
  • 上联:上半年戴口罩,不戴要命;
    下联:下半年戴头盔,不戴要钱!
    横批:今年不适合抛头露面![偷笑]
  • 身为男人你要考虑的事很多:收入,家庭,事业……
    儿子赚的钱不是你的是你儿媳的;老婆赚的钱不是你的是老婆自己的;你自己赚的钱也不是你的是你老婆的;父母的钱是留给父母养老的;
    身为男人在外人看来什么都是你的,自己看什么都不是自己的。
    只有女儿孝敬的才是你的!
  •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写的这些东西。没有人分担我的压力,只好先记录记录,希望有机会你会看到!
    昨天你有联系妈,妈说你哭了,你的进步让我很兴慰:老人家需要的只是一个关心。妈说的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妈说自己十四岁就没有了爹,也长大了!
    儿子很听话:上午6:00起床下面条,做绿豆沙,炸土豆片,煎鸡蛋,凉拌西红柿,这是他一天的伙食。
    己请了两天假,我要上班去了。妈不让送早餐,中午送中餐,下午送晚餐。父亲的小腿己做穿骨迁引,医生讲父亲小腿有血栓,比较麻烦不能急于做手术。只要能减轻父亲腿痛就行!
  • 1月5日父亲和儿子出了交通事故,因工作原因我不能提前回家。你提前回家的!
    听说你在照顾儿子让老人家为你们送饭。
    父亲没有时间去费湾,等了12天儿子出院,我回家才拉父亲去开中药。
    我回家后都是自己做饭给父母吃的!做子女的敬点孝心好不好。没指忘你对我父母有多好,希望有点关心有点关爱,别给父母添麻烦。
  • 2020年春节因疫情原因关在岳父母家两个多月,做的最多的是买米、理菜、洗碗。你动不动横眉怒眼“滚回自己家去”
    做饭做菜我是会的,但到你面前我突然就不会了!
    一件小事:自己喜欢吃南瓜,自己不切,催岳母切,岳母被你催慌了,一刀切到手了。
    你就下心疼吗?你春节回家就坐等吃饭?难道晚点吃就吃到别人肚子里了?
    好不容易解封了,送你上了广州的车。
  • 2019年春节后我们一起回到广州的出租屋。你说给我开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你说什么我做什么。我说只要不吵架什么都行!你感觉我能力不行,跟哥商量。和哥一起做档口,叫我不要参与。等你们档口租好了,第一批货拿到档口后。我找了一份有五险一金的工作,工资不高5000左右。
    三个月后你让我回去,我感觉自己沒那个能力,让你把档口转了。估计亏了几万吧。
    你找到新工作叫我来帮你搬家,从起床开始嘴巴从来没停过:桌子170贵了,煤气罐亏了,买的电脑太差……动作慢、脑子不会转、不会自己提前准备……
    我开始沒说话(不要说这些东西,房租,平时的车费路费不都是我在出)后来被逼急了,吼了两句“都是你的东西,你自己不会清?叫我来听你训话?”好不容易出租房退了,我也回厂了。
    2019年下半年我们几乎沒什么联系,想让你冷静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做生意的料?
  • 不该发生的事再次发生了:那天回家有点晚,你又在发脾气,本来想躲开等你消消气。你又开始扳东西,我的火就上来了,又打了你。我己不会忍让说了很多过份的话,说的最多的一句是“你累我不累?”过后搬出衣服继续去摆地摊,转钟回家你己睡了。春节你沒跟我一起回去,岳母说你身上青了一大片。
    做了半年档口,没挣到什么钱。只是把保险、档租和开支“模平”了。自从第二次打你之后,你说要分家。平时档口收入都是你收,买布等开支是我出。发现我手中的钱越来越少。你总是跟我吵“把结婚后的所有工资都还给你”一开始我没理会。最后你赢了,分两次把你计算的该你得的都转给你了。
  • 开档口后你当起了总指挥,不!一直是总指挥。看板、打样、挂版、买布料、看裁床、发加工、跟烫房……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其间磨擦不断,我们几手沒有休息时间,就像永不停的时间一样。
    上午6:00起床吃早餐挤公交 7:30前开好档口,中午吃快餐 下午2:00下档后看板买布料。忘记吃饭是常事,好不容易忙完回家,又有可能有什么事去办。买条鱼做顿饭你说浪费时间,沒卖完的货要去摆地摊,在小学门口一站就是临晨才能回去。
    上的新款卖不出去要甩,两个月淡季没上款,防止你怒火伤肝。我几乎是躲在外面不敢回家,怕影响你休息去跟外甥挤一张床。
    记得有四个款是我们自己做的:白天上档口,晚上做通宵,第二天继续上档口。连续6天,我真的累了,爬都爬不起来!
  • 没有自知之明,茫目模防!只能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