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栏雪
关注:9 | 粉丝:94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盘3点以后就不跌了
关注私信
帖子回复关注粉丝
  • 1月份结余:31800元
  • 今天老师在群里发了英语听写不及格的名单,大宝名字也在其中,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
    这个学期没有管他的学习,每次只是看考试分数还不错,以为他学习还是用心了。今天看他的试卷和作业,字很潦草,卷面不整洁,直接就在试卷上打草稿。
    最近数学考试,100分很少,几乎都是99,之前我就疑惑过,为什么总会差一分,老师说要求不能太严格,要允许不完美,这点我也认同。可问题是每次都是错简单的题,总是犯低级错误,我感觉能考99说明智商是没问题的,是态度出了问题。
    【反思】: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可能也是我没有带好头,我很粗心,不会收纳,总是丢仨落四。以后要学会整理和归纳,并教会孩子自己整理内务,做好笔记,能沉下心来,正所谓: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英语就更离谱了,这学期在家从来没有做过英语作业,更没读过英语。上次期中考试英语考的不太好,他自己也说他英语好像不好,我也没放在心上,以为就是偶然的一次失误,现在看来,他是高估了他,对他太放心了。每天都把时间放在看小说上,抱着书就不撒手。12岁的娃,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自觉,那么懂事。
    【反思】:管理时间和管理情绪同样重要,做事情分清主次,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如何引导他为自己的学习进行合理规划,我得好好想想。
    作为父母,说不看中分数是假的,分数背后所折射出的问题,也许是我想多了,过分解读了。我认为,孩子的性格才是决定他命运的关键。
    明天跟娃好好谈谈。
  • 1月份真的是运气爆棚啊,居然让我抓到一个妖股“日月明”。今天在队友的建议下清仓了。
    这次操作有点遗憾,本来下跌的最后一天是要继续加仓的,队友总跟我说要我清掉,说这个股没希望,扛不住就卖了三分之一,还担心被队友批评。幸运的是第二天就来了个涨停,队友说我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嗯,此话不假,希望今年股市能继续给力。
    进入股市半年多,本金3万,今天转了1万出来,还剩本金2万,去年半年股票盈利2万多点,希望今年再给力些,加油。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应该是天齐锂业吧。这个票我之前一直重仓,而且打算长期持有。但是耐不住队友的耳旁风,盈利了就退出来了,打算等回调再进,相等回调却没机会。
    虽然我是新手,但我对它充满信心,这么好的锂矿资源,真的没办法了,两个矿随便卖一个也能自救的,不太可能会弄到退市的。
  • 以前工作中特别热情,后来发现你伸了一次援手,以后这事就归你了,做的不好也成了你的责任。不知道是不是就我们单位是这样。
  • 我是远比不上盛大娘子,可身边到处是林小娘和秦大娘子
  • 我也控制不住情绪,容易发脾气,这点真的要改。
  • 你的回复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这段时间有点松懈了,继续努力。
  • 这么好的父母,哎………
  • 得了一笔意料之外的奖金,另外理财也超预期了。
  • 2020年最后一个月了,今年定的目标基本完成。明年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完成百万存款目标。
  • 小朋友学了半年舞蹈,老师说有个表演,报名费480,不含化妆和车费之类,也是元旦。我觉得有点贵了,最主要的是那么冷的天,要穿着背心和短裤跳舞,我相信老师会悉心照顾好孩子们,可真怕孩子扛不住,现在生病了去一趟医院太不方便了,所以,虽然觉得遗憾,还是不参加了,也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有想法。
  • 你曲解了我的意思,这不是立场问题,是是非问题。我没有表达过女人应该被打的意思,公共场合先动手打人的人,不管男女,被打是情理之中。
    你说这个女人打男人,可能是因为男人做错了事。这是典型的受害者有罪论。明明是男人被打了,你的猜测是男人犯了错,就算是犯错,得多大的错误才会被这样羞辱?
    打一下不还手可以做到,可是再有素养的人,碰到一个女人连扇几个耳光,也一定会还手的。
    你说我是因为我的家人受到伤害所以我偏激。正因为我经历过有些女人的泼辣刁蛮,我才更清楚,作为女性,尊严是自己给的。男人尊重女性,是因为女人可爱,而不是泼辣。
    最后,我跟帖是想劝楼主不要把别人的事套到自己身上去影响夫妻感情,另外表达下自己的观点,没有恶意。
  • 不要把别人的事往自己身上迁移,平白给家庭制造矛盾。
    还有,你为什么会觉得女人打男人一定是男人做错了事呢?照你这逻辑,后面男人打女人也是应该的,谁叫她先动手打人呢?而且有些人动手打人,不一定是对方做了多大的错事,而是打人者本身就是个暴力者,是泼妇。
    都知道男人不应该打女人,那是因为在男人面前,女人相对弱势。可文中的那位女人,真没觉得她弱势。
    受家暴的男人也不少,我觉得你老公说的没错,就是惯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都应该反抗。
    我很希望,我爸当年能像这个男人一样,可惜他一直都很“绅士”,这辈子也过的特别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