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秋
关注:5 | 粉丝:222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
关注私信
帖子回复关注粉丝
  • 发在回复里了,麻烦你了
  • (没找到重新编辑的按钮,只好借楼续写。)

    父亲对我们的影响也是长大后才逐渐体味到的。

    他们回了家乡,我也被接了回去。每天早晨,都看见两个哥哥被叫起床。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踢腿,金鸡独立……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做什么,只当作玩,偶尔也跟着学。母亲每次经过都是一副气愤又无可奈何的样子。父亲最喜欢和我们玩。吃饭就跟我们谈文章,说地理,讲历史……每次他都咪点小酒,说得手舞足蹈,我们听得津津有味,母亲却在旁边恨恨着嘟囔:三杯骚尿下肚,就喜欢胡说八道。有时候赌气强行收拾碗筷,然后父亲就砸了桌碗两人吵起来。父亲的拳头砸穿过家里的木门,摔的锅将水泥地砸出过坑。曾经有一次他气得喝了两瓶白酒,吐得自己的房间又脏又臭,半夜我们睡着了,迷迷糊糊瞅见父亲在阳台扒着窗户要跳楼,母亲则流着泪死死抱住他。

    母亲看我父亲,总认为他是个十足的混蛋,自己则是遇人不淑,注定了劳苦一生。我们看到的父亲却是菩萨心肠对亲友长辈温润如玉。他从来不杀生也不忍见,知道要杀总是满脸慈悲默念着“罪过罪过”。母亲是很看不惯的,一个吃鸡的人装什么慈悲呢?他开客车那会儿经常主动载老人,还不收费。母亲常常气得对他念叨个不停,有时直接吵开了,所以事故出过几回。后来车子卖了。

    我印象深刻地是有一回父亲在饭桌上给我们点评作文,说起我的作文,他很好笑地说:你那作文,简直是王奶奶裹脚布——又臭又长。我那时候还不懂,一边笑笑,一边好奇,王奶奶裹脚布是什么东西?王奶奶又是谁?这句话有意思。后来学了歇后语才知道,原来我爸早就给我们说过歇后语了。至于裹脚布,多年以后自己看中华大辞海,才知道从前老人有裹脚的习俗。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想起我爸这话,想到自己平常写的文章,有时候还很不好意思,是不是又写成了王奶奶的裹脚布了?

    他们接我回家的时候,我刚上一年级,是个名副其实的学渣,不懂学习是怎么回事,我两个哥哥却是人人都夸聪明。所以他们全都恨透了我,我爸常说: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木鱼脑袋。但是后来我的语文突飞猛进,也常常得到老师夸赞了,学习上也有了一点自信。我现在想,哥哥们比我聪明,应该是父亲启蒙较早的缘故。大哥常常也这么认为,如果不是父亲早早教给他们知识,他们学习的接受能力不一定那么强。因为有基础,学习更轻松,也更自信。我哥哥从幼儿园到初中毕业,一直受人崇拜,学习顶呱呱,其他方面样样出众,还会照顾弟弟妹妹。记得小学时候少先队搞活动,只有我哥能挥得起那根指挥棒。长长的指挥棒,在他的手上,有节奏地上下起伏,刚进又有力,仿佛也不知道累。那时候大哥给我父母挣足了荣誉。人人都羡慕他们有个优秀的儿子,都喜欢把自家孩子塞来我家“偷学”。遗憾的很,我们三成天里到处游荡“不务正业”。因为父母开车,白天无人照料我们的缘故,我们野得很。后来告状的声音越来越多,每天晚上我家都传来鬼哭狼嚎之声,那是我妈斥打我们。任何人只要告到我母亲面前,那必定是我们的错,必须要挨打以慰人心,或者是给我们教育。母亲教育我们很有一套。父亲则冷漠的很。

    由于父母总在一起吵嘴打架,卖了车以后,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开大货去了。那时我大哥考上了本县最好的高中。母亲引以为豪。

    也是那一年,二哥因为正义感爆棚,被老师屈打了一顿,还告诫他不许多管闲事,年少气盛的他恨上了自己敬爱的班主任,执意辍学。那时候他刚好初三,母亲劝不住,找我父亲。父亲没有回来。二哥就在街上打起了零工,终于实现了自己挣钱的梦想。

    那年暑假,他把蚊香端上车,车主嫌他事做的不好,打了他一巴掌。他回家就抄起一根铁棒,我大哥听说此事扛起铁锹,兄弟俩一起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了。二哥砸了人家的车窗户。眼看就要打架,两人倒是英勇得很,后来被街坊给解了围。二哥被扣了工钱,从此再也不干了,去了外地。那年,他本该是个初三学生,15岁左右。母亲气得怨父亲不管不问,说他应该回来压住我二哥。其实他辍学时候,多少人来劝过他,我爸应该也在电话里跟他讲过话。但我二哥是那种做了决定就绝不回头的人,敢以死相逼。

    后来我上了高中,录取的时候,差个几分,没能进我哥那所学校。其实在我意料之中。初三时候外出治病待了一个星期,我在外头乐不思蜀,班主任急得打电话批评我妈。果然我回来后,化学的酸碱溶液什么的就是搞不懂也不会算。父亲说给我买过去,还能跟大哥在一起。母亲心疼钱,没答应。

    高中我哥成绩直线下降,母亲急得很,后来去陪读了。她不去还好,去了后,把我哥刺激得,住进了山洞,在里面参禅打坐。我那温润的大哥忽然性格大变,性情暴烈,怒怼我母亲,人人都说他十分不孝,我也觉得十分诧异,只见母亲常常以泪洗面,怨恨父亲不肯回来压住他。

    我哥没考上本科,父亲和他在电话里交谈过一番,他说要复读。 我妈给他联系了我所在的学校。她又顺便给我做起了陪读。我的噩梦又开始了。我想,我是能够理解我哥的性情大变是怎么回事了。虽然我没有像他那么暴烈,但我也是恨不能去寻了死。

    大学以后,我妈赶紧去了我爸附近找了个工作,对我们开始了远程遥控。我爸干了两年不肯去了。我妈只好又给他安排了另一份工作,跟人去做铝合金,据说去的个个挣了大钱。第一年回来,母亲说,那么多人,独独你爸没挣多少钱。母亲天天嘟嘟囔囔怨气冲天。父亲常常关着房门卧在床上。有时候看看《茶花女》。母亲反正是气疯了,那张嘴一刻也不休息。第二年暑假回来,父亲陪我过暑假,他要增驾,开出租去。证拿到了,不知怎么的,还是去了之前那个事。过年回来……反正具体情况我不清楚,用母亲的话说,全是她辛苦供养我们读大学。反正年年为钱吵,我和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每一年,没有一次是和气的。常常是祭祖的时候最凶。父亲讲究个虔诚,方方面面,而母亲常常训斥别人不虔诚,自己做的却是敷衍得很,能省则省,能方便则方便。父亲说她买的纸太劣质了,她就讥讽父亲挣了几个钱?

    大四那年,六月份,父亲打电话问我:我回来陪你过暑假好不好?我学着母亲的刻薄话,你还是好好挣钱吧!

    然后,他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后来在整理他遗物的时候,发现他的一封书信稿,措辞委婉:某某兄,很遗憾不能为你的事业添砖加瓦……是想不干那份铝合金的事了。我想起他说过:那些人,简直是心狠手辣。我跟人家谈好了的,他们不会真的用心去做,只是敷衍一下就逼着人家给钱。尤其是对老人家,有一次几个人逼着老头要钱,老头说没那么多钱。他们活没怎么做,后面却提了价,简直是明目张胆的抢劫!……那种事,我做不来!我不想做,你妈非让我做……

    他说的话,那时候我不去理解,我用母亲的话回他:你挣多少钱,别人能做的事你怎么就做不了?在我的心里,父亲就像母亲说的不想挣钱,找各种借口。

    直到他离去了,我才醒悟过来。

    但是他再也回不来了,不会再陪我过暑假,不会再陪我练普通话,不会再点评我的写作,不会再跟我高谈阔论……

    父亲的肩膀一定很沉很沉!
  • 祝福你。对于自己,我不知道说什么。就像噩梦一场,常常会梦里惊吓着醒来。看到你那句家暴和出轨一样,有一次就有二次。我还是小小的期望着,期望自己没有错信他。但是说起信任,我再也没了底。再有一次,或许我会疯,如果还没疯,我就去做尼姑了。
  • 我们班学生只会从我这儿要礼物~
  • 如果我说,主要原因是因为,孩子们平常被爱得太多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甚至老师都在为他们考虑,所以他们一般会觉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记得本学期第一次的阅读理解,写的是一位爸爸热爱读书的事,儿子不爱惜书被爸爸批评了。题目让说说对这个爸爸的感受。有学生写:爸爸不应该为了一本书批评儿子,爸爸应该多陪陪儿子,多关心爱护儿子。或许你又要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他说的没错。
    周记日记,很多地方都表现出,即使他们长大了,即使他们学了很多道理,但缺少生活实践的他们,仍旧惯于以自我为中心
  • 是的,现在觉得呕心沥血是白操了心,还有那不懂事的家长在给孩子们拖后腿呢
  • 奖励这种事,付出了,可能家里面会给孩子们说些不好听的吧。比如以前给一位奶奶说是哪里不舒服来着,我就给她送了暖贴让她试试效果,当面说好听的,回家给孩子说老师肯定是给做推销,这是孩子们自己跟我说的。还有很多吧,就是学生自己说的,家里面怎么恶意揣度我用心的……现在大了,孩子们也不跟我说了。上上个月来我新家做客,弄坏了很多东西……光靠老师说教也不行的,现在看他们,觉得挺悲凉~
  • 想要一个痴心爱人,会实现么,呵呵
  • 很多人和你同样心理。
  • 我妈就是个中高手。
  • 懂事的往往都容易苦着自己。还是不要太懂事的好。
  • 离婚协议,房子归我。车子离婚后我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