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近崛起的生活家居市场的“网红”品牌NǑME家居风波不断。除了深陷与行业龙头老大名创优品的商标争夺战、产品质量问题频出外,最近更是因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而遭加盟商纷纷退店。NǑME有没有可能沦为下一个乐视?陈浩又有没有可能成为贾跃亭“第二”?……或许,所有的疑问需要市场和时间来验证。
据了解,NǑME家居2017年创立于广州,隶属于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为陈浩,对外声称总部设立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瑞典设计师品牌。在品牌成立初期,陈浩在发布会上高调宣布“先进生产力的崛起,一定会面临落后生产力背后势力的滋扰和打压”,并且有信心“通过创新打破当前格式化的零售格局,通过新零售革命为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在被媒体曝光不少店铺因盈利问题而遭裁撤之前,NǑME家居还对外透露该公司于2018年底完成了B轮融资,金额为6亿元人民币,经过三次融资,累计融资共10亿元。但有业内人士指出NǑME家居方面所宣称的去年底的融资可能并未实质完成,从日前天眼查等各种公开查询的渠道来看,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并未发生任何变化。而此时距其声称去年底完成融资已过去四个多月,似乎是一场很不寻常的融资行为。
据陈浩介绍,目前行业内比较好的店铺平均坪效在四千元/月,而NǑME家居部分优秀门店可以做到业内优秀水平的两倍左右,达到6000-8000元/月,创造了业界罕见的“双高”——高客单价、高坪效。
现实终归是现实,而且很无情、很残酷。虽然陈浩声称融资成功,鼓吹店铺业绩良好,但现实中越来越多的加盟商因业绩太差而退店、转让的事实却无情地“打脸”。
有媒体报道,不少加盟商向NǑME方面申请退店未果之下,开始寻找机会进行转店,供应商们更是出现催款、压货、停供现象,而NǑME累计拖欠供应商们的货款金额保守估计已达数亿元。
经济观察网在此前的报道称,有一位曾加盟陈浩所创男装品牌KM的投资者在陈浩的游说下,将业绩不好的男装店直接转为NǑME店进行经营,并因此享受了比别的投资者优惠一些的店铺押金。但是实际上,他在北京、沈阳的两家加盟店铺效益一直没有达到他的预期,转而加盟NǑME的举措甚至使得他在“坑”里越陷越深。因此,这位投资者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转让方,甩掉这块“烫手山芋”。
经济观察网此前的相关报道截图
另一位投资者比这位更加着急店铺的转让问题。她与NǑME签约了位于北京、河北、河南等地的五家店铺,但是四个月的经营下来,她对门店营收越来越不踏实。除此之外,NǑME还曾对投资者承诺加盟门店的装修费用会享受3成的补贴,在经营三个月后返还。而这位投资者从2019年2月开始催问NǑME公司这笔款项,得到的回复始终只有一个“等”字。雪上加霜的是,进入3月后,部分门店的货品开始出现断供,有些货品还出现残次问题等。种种压力之下,这位投资者被迫寻求门店转让。
而在寻求转让方之前,这些加盟商都曾经尝试和NǑME品牌方要求退店。但迫于此前交纳的高额加盟费,为了将损失降到最低,他们只能转而通过转店这一方式,力求能达到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结果:有人接盘这些亏损严重的店铺。
据知情人徐先生透露,也有一些加盟商态度比较强势,他们在尝试逼迫NǑME将其投资的店铺收回。有人获得一份转让协议显示,一位成都的投资人因为店铺效益差,已将其名下的两家店铺转让给了陈浩代理人张某。
还有消息人士对外透露,NǑME在香港的三个加盟店铺,因为业绩太差,加盟商闹得太厉害,把陈浩逼得没办法,只有通过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郭斌的香港宇光贸易有限公司原价收购回香港诺米环球公司的旗下店铺,花费大约1200万港币。网上查找资料显示,郭斌已经成为新公司的股东兼董事。
网上查册中心所显示的NOME家居注册信息的变更情况
从以上种种现象来看,即使NǑME获得了新融资,但是品牌也并未对想撤店的加盟商、供应商带来太多利好。因为对于这6亿融资资金的用途,陈浩已经表示,两个亿投入产品研发、品牌推广,四个亿投入新业务,而这个新业务被命名为“诺米超级十元店”。虽然“十元店”这个业务模式在一年前NǑME的一场发布会上还被陈浩公然抨击、嗤之以鼻,当时陈浩认为十元店的结果就是:终将没落和被淘汰。
NǑME家居作为新晋网红品牌,一直以来顶着“被‘风投女王’徐新看好”的光环赚足了眼球,而且品牌对外公布的数据似乎也“令人振奋”:目前为止开出500多家店,预期2019年还要开出近千家店。但是如以上媒体报道所言,投资商愿意加盟的前提是能够通过品牌获利。
在目前这样业绩不断下滑、供货问题频出的情况下,如何破解盈利之道才是NǑME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
如此看来,这个所谓“网红”品牌真是前程堪忧啊!
(本文转载自财经思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