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得了老年痴呆、大小便都要我妈侍假,昨晚在我妈做饭时他在另外的房间吃了一小块肥皂,被我妈发现时满嘴泡沫,他自己也不会往外吐、给他喝水只会往下吞、电话打给我,我真的是又急又心疼和心酸,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让妈妈赶紧叫我们附近的乡村医生、乡村医生来后发现嘴唇已经肿得特别厉害了,后来那个医生又打电话给我说还是送县医院去、问我是叫别人的私家车还是120,我说什么快就叫什么,我妈说钱在银行身上只有500块,我说你先去我让县里的同学给你送过来,哥哥、姐姐离家二小时的距离、妈妈却选择告诉千里之外的我。
说真的那时我正在上班一边哭一边上班、我沒法回去照顾、我得挣钱父母的开销和医药药不是一笔小钱,我回家照顾必须得带着一大笔钱回去才行、我早上打电话给了我同学把生活用品和钱给我送医院去了,输了液一直排泄人也好多了,我没有打电话告诉哥、姐,妈妈打不打电话是她的事、我只有努力赚钱,如果父母身边允许等我几年,我会回去好好照顾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