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家过年有贴对子的习俗,对子又称对联,我们却都习惯了叫对子。我小时候,每到大年三十这一天,吃完早饭,人们就忙贴对子的事。
那时候,还没有买对子的地方,家家贴出来的都是手写的。所以,村里上学的孩子都要学写毛笔字。可不管怎么学,总是有一大部分的孩子,不敢让自己的字在村民面前出丑,只有少部分的人在父母的逼迫下不得不写,至于是不是献丑了,自己也不敢去想。
据说哪家贴完对子,大家便不可以再去串门了。因为对子既是一种喜庆的象征,又是告诉左邻右舍我家要过年了,正准备吃年夜饭。
所以每年都是妈妈把过年的晚饭做好的时候,就催着我们几个孩子去贴对子。我家的对子都是我写的,因为我被逼得习惯了,弟弟妹妹们也都习惯了研墨打下手,即使他们到了我开始写对子的年纪,也都推三阻四的甘愿做我的手下。
吃完年夜饭,家人就围坐在土炕上的火盆边神聊,什么大仙鬼怪和兔子精了,什么返老还童和奇门遁甲了,总之,谁都不敢再出屋。聊得口干舌燥的时候,妈妈就会打开她上了锁的红板柜,从里边拿出秋天屯的红肖梨和棠梨。我们每个人只能选自己喜欢的,吃上一个,过一两天晚上还能吃到。因为妈妈说过年是梨子的开封日,这一天开始吃,直到吃没有了为止,之前是不可以动的。
我小的时候也讲究守岁,就是整夜不关灯不睡觉。可是那时候除了神聊瞎侃吃梨子和烤火暖手,没有别的娱乐项目,我们也就早早地困得东倒西歪,最后和衣而卧,基本都守不到岁月的更替。
第二天的早晨,也就是大年初一,家家户户都要吃饺子,吃完饺子,左邻右舍出门彼此拜年。拜年也是很讲究的,男孩子要先出门家家门口拜会,女孩子随其后。如果家里没有男孩子,女孩子上午就不要出去了。因为都说新年先看到女孩子不吉利,所以谁都不愿意出门先看到女孩。
寒暄拜年之后,我们就可以三五成群地走街串巷赏对子。看看谁家的对子写得好看,谁家的对子寓意深刻,谁家的对子是自己家人写的,谁家的对子是找人写的。从村南看到村北,从村西看到村东,一条条的街道,我们都盘龙式走过,有的对子耐人寻味,我们还会返回去再欣赏。
看得多了,大家就研究出一些门道,知道了村里谁写的好,谁写的不好。来年春节前,就会有人放弃写对子,而要端上些米面或是点心,带上大红纸,到写得好的人家里去,让他们为自己家写。
我还没怎么看上自己写的对子,渐渐地就有人排着队求我写对子了。开始,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不敢揽这样的事,家里人却以此为荣,说是人家对我的奖赏,鼓励我接下这些活。后来,每到过年的时候,我都会很忙,提前好几天就要写对子。
再后来,离开了儿时的村庄,不再给村民写对子,自己的小家却要年年写,年年贴。婆家的村里不兴贴对子,而我家年年贴,慢慢地也带动了村民贴对子。别人家贴的都是买的,而我家的还是我写,老公的字虽然写得比我的漂亮,可他却要想八个招让我写。实在写得烦了,也去买一些,不过多数都是自己写。
晒一下我家去年和今年的对子吧。献丑献丑啦😀去年买的,今年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