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蚌埠出发,目标上海。目前途径无锡。发现到处都在下雪什么鬼。我一个出生在北方的南方人竟然来上海看雪。
5点半到上海,正赶上下雪,可以去黄浦江边吹风了。
作为一个出生在北方(河北)的南方人,在居住地一个冬天只下了一场小雪流感严重闺女乔艺反复感冒后,将闺女送回了安徽老家。看天气预报说初六上海才有雪,打算初四去上海博物馆转一圈,然后去北京看公婆。
但是在夜车上到无锡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妙,触目可及的都是茫茫白雪。
果然,在早晨六点初到上海的那一刻就赶上了一场不小的雪之后是一场小雨。
将行李箱寄放到火车站,与阿垒每人背一个包出发,地铁一号线南京路东下,目标——外滩。
1844 年,外滩一带被划为英国租界,上海开埠后,外国的银行商行在此云集,成为远东金融中心。外滩矗立着50多座风格迥异的古典建筑,素有万国建筑博览群。在外滩往东望去,可以看到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现代化建筑。古典与现代的碰撞,耻辱与开放的冲击,连绵细雨没有阻止我和阿垒的热情,我们不但在江边拍照,还沿着那些古老的建筑走到了豫园景区。没到景区,阿垒说胃疼,在路边卖大饼的小店喝了一碗白粥,因为看《淘最上海》,知道老虎钳子(老虎爪)这种食物做的人越来越少,看到卖饼隔壁的店竟然有卖的,买了一个分食。
豫园始建于明代嘉靖年间,占地三十余亩,主人为四川布政使潘允端。镇园之宝为当年赵佶花石纲中的漏网之鱼玉玲珑,它是潘允端弟媳妇潘储氏的陪嫁,与苏州瑞云峰,杭州邹云峰并称为江南三大名峰。明王世贞曾赞美玉玲珑“压尽千峰耸碧空,佳名谁并玉玲珑。梵音阁下眠三日,要看缭天吐白虹。”园内还有300年的紫藤和元代的铁狮。
位于豫园旁边的城隍庙传说系吴国君主孙皓所建,明永乐年间改为城隍庙。排队的人很多,门票10元。曾经去过西安城隍庙,城隍庙主要供奉守护城池的城隍神,由有功于民众的英雄或者名臣充当,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上海城隍庙已经成为上海的历史名片,很多地方的小吃都打着城隍庙小吃的名头。
看看时间已经8点半了,拉着阿垒向上海博物馆出发。9点10分到那,面前就已经排了长队,铁质分流杆不够,又弄了很多隔离带,我们前面大约排了5、6百人。排了1小时10分钟才进入博物馆。阿垒陪我看完漆器展就宣告劳累靠墙坐下休息,吃了一些带的零食充作午饭。我自己花了3个多小时看完整个博物馆的展览。书画院展出的都是有关于董其昌的书画,所以唐伯虎的没有看到。
从上海博物馆出来去了附近的上海历史博物馆,藏品当然不可能有上海博物馆多,但是高科技可多了,到处都是触摸屏。而且还有和文物拍照片集印章领取礼物的活动。
因为转上海历史博物馆现代展,提到中共,阿垒突然想看看一大遗址。我们又走回头路,去了一大遗址。又去看了二大遗址。因为要赶回家的火车,只在全家买了一些吃的。
匆匆一天,我所想看的上海博物馆和阿垒想朝拜的一大遗址都打卡成功,觉得很不错。而且全程除了去外滩的地铁,不是走路就是骑车,看着那些样式各异的建筑,看着高好几层的高架桥,看着那宽阔的马路,看着那些漂亮的灯,真正的感受了这个在中国近现代史占有重要意义的大都市的脉搏,它可以是包容的充满韵味的,也可以是活力的充满朝气的。
仔细想来,我还挺喜欢上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