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嘀嗒。
随着新年的钟声渐渐临近,2018即将过去。再有一天,最后的一批80后也要告别20+,走向30岁了。
三十而立。
三十岁的人,渐渐告别了诗歌远方的浪漫,开始柴米油盐的日子;关心的事情也从明星、音乐和旅行,渐渐变成加薪、房贷和幼儿教育。
王小波说,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也有人说,80后的生活就是成一个“叮当咣啷一顿爆锤”的过程。
那么,在这一年叮当桄榔的爆锤之下,那些在深圳的80后面对房子这个巨大的铁锤,发生了一些什么故事呢?
1体制内的6年,她从未想过自己能买房
A小姐是一个体制内的80后教师。
初次见到她,一打眼你就能看出她的“乖”:打理整洁的头发、恬静的笑容和微抿的嘴角。
聊天时,说起自己的学生和教育经历,她显得十分健谈,眼神也格外明亮;但是谈起在深圳买房安家的梦想,A小姐的眼神就有些黯淡了下去。 
托父母的关系进入体制内工作,A小姐固然收入稳定、衣食无忧,也小有一些积蓄。但是以这些积蓄,想要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买下一套自己的房子,她心里也明白实在是太吃力。
当她辗转找到我们的时候,只是希望能通过深圳平米的融资和选筹,帮老公和自己选一套属于自己的小窝。
我们的段子手小伙伴邓行有一句名言:“想法一变,房子一片。”对于A小姐来说格外是这样。
A小姐有教师很典型的特征:热情、温和,善于思考和总结,执行力超强。
听完第一堂熊大房学院的课,她就兴致勃勃的跑来跟我说:
哎呀,我感觉我好像想通了!
我买房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的呀!
原来,她从没有想过自己除了工资收入,还能有什么收入能支撑买房;但是体制内教师这个身份,在我们的眼里,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超大额信用卡呀。
之前看过我们“金融实操”板块的小伙伴都知道,一个优质单位的资质,在办理信贷产品的时候是特别有优势的。
我们给A小姐的方案很保守。
办了几笔信贷,再加上自己原来的积蓄,她前后凑出了200多万交给我们,终于走上了深圳房东的道路。
前几天A小姐来电话, 带来了一个喜讯:她怀上了一个金猪宝宝!为了给未来的宝贝一个更好的环境,她决定调整买房的节奏:
第三套房的购买计划暂缓,留足防守资金,生活宽松一点。
祝愿手握两套小房子、加几十万现金的A小姐和宝宝,猪年快乐呀!
2月供十万,她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
B女士是我们接触到的、第一个自己号称“炒房客”的80后。
她非常健谈,语速飞快,跳跃的思路让我常常有点跟不上节奏。以至于一跟她说话,我眼前浮现的就是一台突突突突的机关枪。
B女士虽然只是个普通上班族,但是说起房子和各种买房的流派,她比我们还如数家珍:什么凤变冰、顶复空、老破大小一刀流等等。
也许是理论研究占用了很多时间,她买过的房子却不多。问了很久,她才吞吞吐吐的说了:三套。
老实说,普通上班族买到三套已经很不容易了;再多,月供压力可就有点大了。
听到这里,B女士似乎更踟蹰了,说话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在进一步做资产配置方案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B女士迟疑的原因:
原来,只有3万月收入的她,竟然背着超过10万的月供!
都是因为冲动!看着配置方案上的数字,B女士有点悔恨的说。
去年年底,不是都说今年三月深圳要大涨的么!
就是那个时候,我全仓上杠杆,就留了三四个月的月供,根本也没有考虑自己要撑这么久。
撑到现在,全靠亲戚朋友的接济,生活开支已经压缩到最小... ... 再不大涨,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 
看着月月负现金流的B女士,我们也十分为难,只能建议她“认输输一半”:先忍痛将高杠杆的一套房子卖掉,平衡一下资产和负债,至少不要影响正常生活再作打算。
B女士自然是不甘心。
她又是纠结反复的性格。几番犹豫,前几天在第三次跟她沟通的时候,她的房子还没有卖出去。
不知道新的一年,被高负债压得喘不过气的B女士,要作何打算了。
3股市沉浮10年,他终于在深圳落下了根
顶着一个洗剪吹的发型,笑起来痞痞的C先生,一看就是老一辈人眼里那种“不靠谱儿”的小伙。
但是C先生一开口,你就知道这个85后的年轻人心里奔涌着怎样的火焰和激情。
他号称在股市里已经浮沉了近十年。
十年之中,有赚有赔:
赔的最惨的时候,连初恋多年的女友都放开了他;而最赚的时候,仅仅半年之中,他就将前五年的投入以两倍的收益一笔收回。
用他的话说,“这玩儿的就是一个刺激!”
但是多年的股票投资,也耗费了他过多的精力。提起当年那段四处漂泊,但是时时刻刻紧盯大盘的日子,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也忍不住摇头:
老啦,干不了这刺激的事儿了,心脏受不了!
偶入水库、接触到深圳平米,可以说是他命运的转折点:
C先生日夜不休的阅读和专研,从股票慢慢转向了房子。他发现:买房子这个事儿,比股票稳多了啊!
我们一起聊起投资的原理和逻辑,处处都觉得格外投契:从周期节点,到杠杆收益,到操作手法,甚至到海鲜烧烤,都是心有戚戚。
乐得C先生直呼:
英雄所见略同,我可算找到组织了。
既然找到了组织,C先生的执行力也是令人惊叹:
短短一个月,他已经清理了在老家的房产和收益过低的股票,前后融了100多万。漂泊多年的C,终于到深圳落下脚来。
C先生拍着胸脯跟我们说:
先来两套小房子!
等我安下家来再慢慢筹划,等两三年后这两套以租抵供,那我就舒服啦。
热情奔放、肆意人生的C先生,第一套房本已经向你飞来啦!
有人说,我们这一辈80后、90后是很倒霉的一代:
短短30年,经历了中国最剧烈的社会变迁。许多的年轻人从给老家来到大城市,心理和生活上的冲击与压力,是60后的父辈和年少的00后都没有遇到过的。
拼命追赶着生活,却总感觉哪里不对;想要回归自我,但时间永远不够。
2018,从童年起影响了我们半生的许多人都离开了:
霍金、李敖、樱桃小丸子、单田芳、李咏、金庸、斯坦·李... ... 
一个时代随着这些人的离开落下帷幕,一代年轻人也告别青春,正式走向“靠(you)谱(ni)”的中年。
不过,在深圳这个永远年轻活力、永远蓬勃向上的城市,一切都还刚刚开始,一切都还未艾方兴。
2019,做好准备,我们来了。
最后,提前预祝熊大说深房的各位小伙伴:
新年快乐!大吉大利!
本文作者微信公众号:星佳是个小人物(ID:xingjia10086),欢迎来撩